伊東

时间:2021-02-13

市场选择永远具有双向性。

“去中国化”

最近,一名叫做“桃铃音音”的Vtuber(虚拟主播),刚刚经历了一系列形象上的大改。

不同于以往Vtuber们的“新衣装”实装,这次改动引起了不小范围的讨论。

桃铃音音,是“hololive”五期生中的一员。最显著的特点,是充满中日混搭风格的服装,左右对称的“包子头发型”,以及由于总是忘记加上,而只存在于设定中的口癖“aru(アル)”。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桃铃音音的初期设定

就在今年一月底的时候,这些视(听)觉元素,连同喜爱饺子的背景设定一起被彻底抛弃,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极具日式幻想风格的洋装,就连头上两个充满日本动画风格的“中华包子头”,也变成了更像“兽耳”般的丸子(以及随之而来的大量“小熊元素”)。

说白了,这就是一次非常全面的“去中国元素”改动,对于这一系列变动,桃铃音音自己的解释也非常明白,“大人的事情(理由)”。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改动后的新设定

对于“虚拟主播”来说,“中之人(现实中的扮演者)”是灵魂,“虚拟形象”是外皮,却更是生命,轻易改动,也许会直接导致粉丝的流失。而这次设定大改,也带来了一个更加直观的后果——桃铃音音失去了参演本应在今年2月17日,举行的hololive大型线上直播演唱会的机会。

对于这次改动的根本原因,在社交网络上除了充满恶意的诽谤,大致可以分为两种声音。

一种声音认为,这是一次基于去年事件的严重影响,而产生的对“敏感要素”的自我风险规避行为。

不管是包子头、充满中国元素的服装,还是影响到大量漫画和动画作品的口癖“aru”,都是基于日本刻板印象中的“中国人”形象诞生的,在中国网络上,对这些元素产生的厌烦情绪的网友也不在少数。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在不少早期作品中,这种“刻板印象”对塑造角色特点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不过还有更多的声音,认为这是hololive为彻底和中国彻底撇清干系,而迈出的第一步。

虽然这种观点的言论大都充满揣测和偏激,但也并非完全空穴来风,毕竟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hololive都已经完全失去中国市场的信任了。

关于形象(服装和设定)修改告知的发表,最早发布于2020年12月22日,而这时,也正是一切的“罪魁祸首”,“桐生可可”复出的一星期后。

炎上的Hololive

对于长期,尤其是去年一年里,混迹在华语网络社区穿梭的朋友来说,不管是“hololive(ホロライブ)”,还是“桐生可可(桐生ココ)”,应该都不是什么陌生的词汇。

“hololive”是由日本“Cover”股份有限公司经营的“虚拟主播(Virtual youtuber)”事务所,旗下分为女子“hololive”,以及男子“holostars”两大团体,同时还拥有自己的英语,以及印度尼西亚子品牌。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在2020下半年,短短的几个月里,这个吃着“经济全球化”福利的“偶像事务所”,凭着旗下主播的一次直播和几次口嗨,就站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一夜之间成为了无数人口诛笔伐的对象。

2020年9月25日,hololive旗下主播桐生可可,在她的youtube早间直播节目《早安可可》中,将我国的台湾地区,作为“国家”来与其他国家并列展示,引起了众多国内粉丝的集体爆发,其在B站的直播间被封禁,原直播视频也被隐藏。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尽管并没有在B站放送,但还是有不少中国网友看到了这次直播

要命的是,就在前一天的9月24日,同为hololive旗下主播的“赤井心”,才刚刚因为几乎同样的问题,遭到B站的封禁。

连续两天发生同样的错误,不禁让网友们怀疑hololive的运营,是不是根本没把错误放在心上,为什么连社内的提醒和通知,这样的工作都没有做好。

但到这里为止,宽容的观众们,还依然相信这仅仅是一次单纯的失误,谷歌或者youtube后台才是应该承担责任的人,那么接下来hololive官方的一系列操作,才算是真的把中国网友们给逼急了。

直到事件发酵的两天后,hololive才正式发表了官方声明,为不当言论致歉,并表示尊重中国主权以及领土完整,并对上述两人作出了禁播3周的处罚,但很快就有网友从其不同语言版本的声明中发现了问题,那就是不同版本中存在的措辞和程序差异。

中文版本中的伤害民族感情,到了日文版本变成了“nationalism”,这个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负面词汇,惩罚原因也变成了“泄露机密信息(频道后台数据)”,这种耍小聪明般,两头都想讨好的行为,也被称为“阴阳公告”,中国网友们的诉求已经非常明确——严惩桐生可可。

但对于此事,hololive并没有进行回应。

事已至此,双方已经没有退后的余地,作为hololive中国官方代表的B站字幕组,纷纷解散表明立场,愤怒的中国网友们冲到外网,和多国网友打成一团,更有愤怒的网友,发出了针对桐生可可“中之人”的杀人预告(不过因为其日语表述过于怪异,无法排除反串黑的嫌疑)。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这名发布“杀人预告”的用户,已经无法在社交网络上找到

要我来说,不管是不是有意为之,作为一名靠娱乐活动赚钱的主播,都不应该随意触及他国的领土完整问题,更不要说事发之后,继续为冲突煽风点火了。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明显具有煽动和挑衅性质的言论

不过,长期浸淫在“政治冷漠”环境中的日本年轻人,到底也难以理解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社交平台的阴阳怪气、hololive本部的冷淡对应,加上桐生可可对粉丝的煽动,最终让矛盾激化到了极点,B站hololive相关业务全体终止,旗下中国团体“hololiveCN”全员退出,这个曾经风生水起的“偶像事务所”,至此终于全线退出中国。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在事件中迅速表明立场的“hololiveCN”

“惯犯”

实际上,hololive在最近两年闹出的事情确实不止这一件,而且即使不触碰政治,hololive也似乎总保持着“一点火星就能着”的状态,真要一件件说明,大概用一整篇文章都聊不完。

去年6月的时候,hololive就曾因为涉嫌侵犯游戏“著作权”一事,遭遇过炎上。事情的起因,和其旗下主播,利用主播“动物森友会”收益化一事有很大关系。

要弄清这事,要先从游戏直播和游戏版权的关系说起。

游戏实况,是几乎所有Vtuber都必然会进行的“传统艺能”,只要游戏本身热度足够,往往都能获得非常不错的反响,但是实际上,进行游戏内容上的直播,是需要游戏版权持有方的允许的。在这个问题上,大部分厂商并不会特别为难直播方,但也都有自己相应的“规则”。

以近期最火的NS游戏,《桃太郎电铁~昭和平成令和也是惯例~》为例,版权方对直播行为持支持态度,并且对于收益化一事,显得也非常宽容。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游玩视频可以随意投稿!只要遵守规则,收益化也OK!”

但也有不少日本厂商,对于事关自家游戏的直播非常谨慎,其中“收益化(盈利)”,更是没有许诺,就不能触碰的底线。在这个问题上,任天堂的游戏大都保持着较为宽松的态度(有非常明确的政策条款),但相对于hololive这样靠直播盈利的企业就不一样了。

因为缺乏基础的监管体制,hololive长期在没有获得允许的情况下,依靠直播任天堂游戏盈利,事情经日媒报道,逐渐发酵,受到社会舆论批判,除了发表谢罪声明之外,相关视频全面停止收益化,连B站翻译完成的录像也全部下线。

不过这件事情在中文互联网上,由于语言障碍和缺少证实手段,以及hololive在这时积累的人气,任天堂反而成为了“丑恶而愚蠢”的大资本家。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按理来说,hololive管理层应该比中国网友们,对相关政策熟悉得多吧

直到8月份,Cover和任天堂正式达成合作关系,此事才正式解决,但hololive的管理层,似乎并没有从这件事情中吸取足够的教训。

12月月初,Cover在英语区的子品牌“hololiveEN”旗下主播“森美声”,在自己的直播间中进行了一场,名为“请求ATLUS给直播《女神异闻录3》机会”的活动,这场直播内容之“阴间”,让人看了之后不禁后背发凉。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拜托了ATLUS,请让我直播《女神异闻录3》!”

在接近一个半小时的直播时间里,这名Vtuber不停地用英语重复着“拜托了ATULS”“让我玩(直播)《女神异闻录3》”“请给我一次机会”“你在看吗ATULS”“那么多人看着呢,别让他们失望”之类的话语,并且不停以放大缩小,转眼珠等动作,操作着自己的Live2D形象,场面诡异至极。

到这里为止,这都只是一次疑似“酒后”的整活行为,其真正恶劣影响,从之后才慢慢展现。

很快,森美声的粉丝们便开始响应号召,通过各种方式向ATLUS喊话,但是比起“请求”,这时的他们表现得,更像是在“施压”。很快,ATLUS的官方账号,被前来请求的粉丝挤满,其中甚至包括不少,和“女神异闻录”毫无关系的推文。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在《十三机兵防卫圈》的签名体恤抽奖,被类似的英文评论占领

为此,森美声显得非常得意,她还表示这只是个开始,颇有长期“骚扰”的意思。

不过到了这里,即使是hololive,也应该意识到事情的不对了。很快,他们将这场直播的录像设置为“非公开”,但却没有对此事进行任何正面回应,主播的煽动行为和Cover的冷淡处理,让hololive又一次成功炎上。

先不管作为个体自由惯了的“个体主播”,在这些事件中,hololive以及母公司Cover的危机应对,以及公关能力,确实也让不少人都看傻了眼,但这其中的原因,可能多少和hololive,以及Vtuber产业在短期内的野蛮生长,多少有些脱不开的干系。

事情要从那个,Vtuber的“战国时代”开始之前说起。

“战国时代”的开始和落幕

2016年末,“绊爱(キズナアイ)”在youtuber上发布了第一个视频,并首次提出了“虚拟主播(Vtuber)”的概念,其活泼可爱的形象,以及充满反差萌的“沙雕”言行,迅速在世界范围内走红,让不少企业及个人看到了机遇,自此为日本Vtuber行业的发展打开了序幕,到2018年9月为止,每日活跃的Vtuber总数已经超过5000人。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曾经红极一时的“Vtuber四天王”

2017年底,hololive以一款直播软件的名义,出现在大众视野当中(这也是hololive的图标是播放键的原因),并将其具有代表性的虚拟形象“时乃空”,塑造成了最早的Vtuber。

为了彻底吃下日本市场这块大饼,hololive进行公开成员募集,有了后来大火的“白上吹雪”等“1期生”加入,却一直保持着一种不温不火的状态。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战国时代”

毕竟,“战国时代”这个名字可不是随便叫叫而已。

大量资本的介入让日本市场的竞争,变得异常激烈,以直播为主要放送形式的hololive,碰上了两个定位极其相近的对手,“彩虹社(にじさんじ)”和“偶像部(.LIVE)”,前者从隔壁“niconico动画”,获得了不少人气,而后者则是以四天王之一的“电脑少女小白”为首,在偶像化道路上占了先手。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彩虹社”

对于野心大于实力的hololive来说,这样肯定是不够的。

虽然在本土混得一般,但hololive却有着相当“敏锐”的商业嗅觉,他们发现在海的另一边,一群紧紧靠着“爱”就聚集在一起的民间人士,担当起了Vtuber们,在国内的宣传工作,自发对直播内容进行整理搬运,甚至还配上字幕,是真正意义上的“靠爱发电”。

也是这个时候,hololive1期生的“白上吹雪”,开始悄悄以表情包的形式,在不少QQ群中疯狂传播开来。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在“桐生可可”事件发酵后,这个曾经大火的虚拟形象,也因为所谓“站队”问题,受到部分网友的攻击

还没开始就已经看见成功的苗头。

“猎奇心理”加上“网络迷因”,快速成长的人气,让hololive以及旗下艺人,看到了中国,这片大部分同行还未踏足的“富饶大陆”,此时的B站,已有大量二次创作者,自发为hololive和旗下主播铺好了道路。

2019年1月,hololive正式与B站缔结商业契约,以代理的形式入驻B站,从此找到了海外业务这一财富密码。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hololive旗下虚拟主播入驻啦!”

顺带一提,也是这一年的7月,刚刚入驻B站只有半年的hololive,还出过这么一档子事情:

“京都动画纵火事件”发生后,Cover(hololive母公司)中国地区负责人“石某”,在QQ群中发表了“越烧人气越高”“是我的话,我也自己烧一下”的言论,加上后来的一系列事件的爆料(由于真假掺杂在此就不具体举例了),引起中日舆论哗然。

在这之后,当事人“石某”被撤职,Cover日本表示会对中国方面的运营体制进行重新评估,至此事件才总算平息下来,却也在无意间,暴露出Cover中国内部存在的不当运营和管理混乱问题。

不过从后来的事情发展来看,有问题的,也许并不单单是“中国方面的运营体制”。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在这里,让我们先把目光放回日本Vtuber市场,因为接下来发生的几件事情,将原本僵持了近一年的“Vtuber战国生态圈”平衡,彻底打破。

2019年4月,本来拥有超高人气的Vtuber团体“游戏部”,被曝出存在非常严重的欺凌、压榨“中之人”现象(高强度的直播活动,对于个人行为的高度管控),引起非常广泛的社会讨论,自此也让不少观众意识到了,可能存在于这一新兴产业中的“风险问题”。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也是从这里开始,命运的天秤开始失控般地向着hololive倾斜。

同年5月,始祖级Vtuber“绊爱”发表了一份关于“启用多名新绊爱”的企划,简单来说就是将原本只有一人的“中之人”,增加到四人(包括一名中国中之人),并轮流饰演“绊爱”,次月,其所在的运营公司Activ8被网友曝出,存在非正常的初期团队成员大换血问题,此事件直接导致不少Vtuber受众对于传统投稿形式的Vtuber产生不信任心理,许多观众从此将目光转向更容易交流的“直播”类型Vtuber(hololive)。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这一年的9月,本来抢占了“偶像化路线”先手的Vtuber团体,“偶像部”一部分成员,以及运营方间的意见分裂,在社交网络上被曝出,并最终发展到无法挽回的余地,其结果,就是“偶像部”三名成员的退出,事件中暴露出的现实问题,导致大量冲着“偶像组合”而来观众流向别处(hololive),从此人气退居二线。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连续被曝光的同行丑闻,在无意间让hololive占尽了天时地利,加上在中国市场的试水成功,让其有了在世界范围扩张业务的自信和经验,都赚得盆满钵满,迅速飞升成为与“彩虹社”齐肩的日本一线Vtuber事务所。

不过比起男女生意通吃的“彩虹社”,hololive更加“媚宅”的偶像商法,明显更能让年轻人们深陷其中,便也造就了桐生可可“月入1000万”的吸金神话,以及肆意触碰国家底线的“自由”企业资本。

中国市场

有些讽刺的是,就在hololive全盘退出中国市场后的不久,B站突然在一夜之间,出现了一位峰值人气超过1000万的日本虚拟主播,她没有精致的3D模型、强大的资金支持,甚至连一个可以帮助其,进行协助直播的后援团队都没有。

2020年10月21日,一名叫做“绯赤艾莉欧”的个人日本虚拟主播的直播间,突然被大量观众涌入,在这场长达9个小时时间的直播过程里,互动人数多达3万多人,许多原本不关注Vtuber的观众,也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总前来捧场,就连B站直播自己的官方账号,都加入其中对主播进行了打赏。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在这之前,绯赤艾莉欧只是一名处于B站底层的虚拟主播,尽管直播间一直冷冷清清,但她对中国网友们仍然保持着非常友善的态度,对于B站限定的直播节目,也保持着非常勤快的更新,可惜没有资本的助力,光是这些努力,并不足以帮助她在竞争激烈的Vtuber战争中脱颖而出。

hololive的倒台,以及NGA论坛上一位网友的无私安利,让一切发生了扭转,这种扭转,大概是绯赤艾莉欧自己,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凭着好奇和“报复holo”心理来到直播间的网友,却最终被绯赤艾莉欧的声线和歌喉,以及她身上散发出的真实和质朴所吸引,最终促成了这场“麻雀变凤凰”的神话。

虽然这场神话背后的成因,所有人都感到心知肚明,但不将其戳破,终究变成了一种温柔。

在Vtuber支持者眼中,“虚拟主播”一词中,充满了美好的愿景与梦想,它给了那些没有出众外表,或是因为各种原因,不愿意以正式面貌示人的群体,拥有了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和可能,更何况运气好的时候,你还能够赚钱。

绯赤艾莉欧就是怀抱梦想的其中一人,她付出了努力,也获得了回报,尽管她只是万里挑一的超级幸运儿,她的成功几乎就是hololive的缩影,我想祝福她,却也为她感到一丝不安。

hololive以及业界所发生的一系列乱象,让不少人从主观意识里,就对Vtuber这一产业,以及其极度喜欢“闹事”的受众群体逐渐产生了厌恶情绪,发展到现在,只要一提起Vtuber一词,就会让不少人不自觉地皱起眉头,最早的新鲜和单纯,不知道在何时已经丢失。

“去中国化”后,hololive还能再走多远

因为采用Vtuber担任声优而炎上的“樱花革命”

对于沉溺于“梦想”中的外网观众而言,中国的底线和几句口嗨带来的“娱乐效果”,哪边更加重要,他们可能根本不会在乎。

要我看来,对于“见利忘义”的hololive,本不应该成为过激言行的“受益者”,只要放置不管,“炎上”带来的关注总有一天,会成为直指咽喉的利刃,作为经营者来说,看不清的市场局势,终究成为自我灭亡的重要原因。

毕竟到最后,hololive可能都不会意识到,中国市场本就拥有自己的选择权。

0
玩家评论
参与人 0,评论数 0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