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酒歌

时间:2021-02-10

2015年10月,徐昌隆曾表示,希望在《金庸群侠传》20周年之际,能够复刻这部作品。同时他也提到,版权或许是个问题。这时候的徐昌隆,仍然对未来有着一个美好的愿景。已经2021年了,大概《金庸群侠传》复刻版,永远成为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梦。

“河洛可以倒,国单不能倒。”三年前,“小虾米”徐昌隆说过的这句话言犹在耳。

鲜为人知的是,河洛工作室最新游戏《侠隐阁》,于2021年2月1日更新了第二年的内容。只不过,这款游戏已经改名为“侠之道”,河洛工作室失去了使用“侠隐阁”的权利。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久未更新微博的徐昌隆,专门转发了微博进行宣传。而游戏宣发账号的ID,依然是“侠隐阁”阁主。只是带的话题tag,已经变成了“侠之道”。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河洛工作室没有表明突然临时改名的原因,只称遇到了“令人遗憾的外部纷扰”。与《河洛群侠传》导致的口碑崩坏、万夫所指相比,《侠隐阁》被迫改名为《侠之道》,竟带着几分凄凉。

毕竟这款游戏,可以称为河洛工作室的救赎之作,被玩家们寄予厚望。其Steam评价,一直维持在特别好评级别。即便更新缓慢,众多玩家仍然愿意耐心等待,只求保证质量。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英雄落寞,江湖喋血,或许此刻,徐昌隆更能体会金庸江湖的腥风血雨。

武侠并不是真的童话。河洛工作室会再一次倒下吗?或许只有徐昌隆能够回答这个问题。残酷的现实是,即便徐昌隆是《金庸群侠传》之父,但“河洛三部曲”系列连带“侠隐阁”商标,已经不再属于他了。

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又岂是一句“造化弄人”就能解释的呢?

成也金庸,败也金庸,版权之路孰是孰非?

虽然不清楚《侠隐阁》改名的真实原因,但根据网上公开的信息显示,数年前的《侠客风云传》侵权案件,是导致《侠隐阁》被迫改名的关键所在。

2019年3月12日,中国台湾智慧财产法院作出判决,河洛游戏公司旗下游戏《侠客风云传》,侵害了智冠科技著作权相关财产权,河洛游戏公司需向智冠科技赔偿2400万元新台币(约522万人民币),且不得继续公开发行《侠客风云传》。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侠客风云传》是徐昌隆重组河洛工作室后,制作发行的首款游戏。随着侵权案败诉,刚刚遭遇《河洛群侠传》失败的河洛工作室雪上加霜。中国台湾商标公报显示,2020年9月,“侠隐阁”商标就已经被禁止使用。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而据另一份法院文书显示,2020年12月初,河洛游戏有限公司已经因《侠客风云传》的官司被强制执行。而这大概就是《侠隐阁》紧急改名为《侠之道》的真实原因。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不管怎么说,《侠之道》游戏本身并没有受到影响,第二年的内容已经正常更新。但徐昌隆和老东家智冠科技之间的恩怨,恐怕才只拉开了序幕。

如今的智冠科技,和科乐美有几分相像。虽然当年在游戏研发上风生水起,但现在都有“功成身退”的意思。手握“河洛三部曲”的版权,但智冠科技并无推出续作的打算。曾经鼎鼎大名的《金庸群侠传》,在智冠科技手里只剩一个日薄西山的《金庸群侠传online》。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另一游戏公司汉堂,在被智冠科技收购后,手里的IP也进入了半死不活的状态。最近才因《天地劫:幽城再临》手游,让《天地劫》这个IP重新进入大众视野。

现实就是,即便是徐昌隆本人,也无权继续使用“河洛三部曲”这些IP。而徐昌隆在《侠客风云传》上面栽的跟头,多少也有点咎由自取。

事情还要从2014年聊起。

得益于大陆游戏市场的发展,已经在中国台湾销声匿迹的《武林群侠传》,仍然在百度贴吧里有着相当数量的拥趸,这些玩家期待能有续篇问世。已经离开游戏开发工作十多年的徐昌隆受此激励,加之遇到了愿意投资的合作伙伴,于是在2014年3月17日,正式成立了河洛游戏有限公司。3月31日,河洛工作室正式宣布重组。重组之后的首个项目,就是重制经典游戏《武林群侠传》。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十多年之后再战游戏行业,徐昌隆没有忘记他的老东家智冠科技。新的《武林群侠传》尚未开发完成时,徐昌隆已经和智冠科技签署了代理经销合同。同时,双方还签署了一份《武林群侠传》音乐授权合同,这份合同中注明,河洛工作室不能将音乐用于《金庸群侠传》或《武林群侠传》相关的项目。

但是我们知道,后来的《侠客风云传》,就是《武林群侠传》的重制版。《侠客风云传》原本的名字是《新武林群侠传》,只是这个名字已经被智冠科技授权给了别人,不得已,徐昌隆才起了新的名字。

2015年7月28日,《侠客风云传》正式发售,得到了系列粉丝们的一致好评。意气风发的徐昌隆,似乎重新找回了当年开发《金庸群侠传》时的豪情壮志。河洛工作室的这次华丽回归,看似已经有了重塑昔日荣光的影子。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然而,到了2016年初,徐昌隆的老东家智冠科技,突然向河洛工作室发出了律师函,指责后者开发的《侠客风云传》侵犯了《武林群侠传》的版权,这让徐昌隆感到无比震惊。昔日战友如今反目,事情的发展充满了戏剧性。

2017年6月,双方协商无果之下,智冠科技将徐昌隆的河洛工作室告上了法庭。最终的结果,就是河洛败诉赔款。

可能人们会有很多疑问,为什么《侠客风云传》立项之初,没有拿到智冠科技的授权?在双方已经签署了代理合同的情况下,智冠科技并没有对《侠客风云传》的版权有所表示。而在授权音乐的时候,又专门注明了不准用于《武林群侠传》相关项目,是不是太凑巧了呢?

这或许是一个早有布局的阴谋。我们不知道智冠科技是否和徐昌隆做出了某种口头承诺,但徐昌隆在商业上的疏漏,最终将其置于无底深渊。

毕竟,在商言商。即便智冠科技的吃相再难看,它的诉求是受到版权法保护的。即便徐昌隆心里苦,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2015年10月,徐昌隆曾表示,希望在《金庸群侠传》20周年之际,能够复刻这部作品。同时他也提到,版权或许是个问题。这时候的徐昌隆,仍然对未来有着一个美好的愿景。已经2021年了,大概《金庸群侠传》复刻版,永远成为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梦。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而这,就是版权保护下的两面性。

版权保护,还是版权壁垒?

实际上,智冠科技的崛起之路,同时也是与盗版斗争的道路。

时间回到1983年,亚洲唱片公司的老板王俊博,敏锐地嗅到了游戏行业的巨大潜力,于是向亲友借了500万,孤注一掷地成立了智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然而彼时的中国台湾,游戏市场已经被盗版软件侵蚀严重。想要依靠经销正版游戏赚钱,难度可想而知。为了吸引更多的玩家购买正版游戏,王俊博先后提出了免费赠送游戏杂志、大幅压缩利润空间等方法,逐步赢得了市场的青睐,并在随后的几年内成长为亚洲地区最大的游戏发行商。

这时的智冠科技充满锐气,在发行上取得成功后,开始涉足游戏开发。1991年,徐昌隆正式进入智冠科技。机缘巧合之下,原本身为游戏杂志编辑的他,参与到了《中华职棒》的制作团队中,正式成为游戏制作人。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后面的事情,想必大家都很熟悉了。智冠科技以很低的价格,拿到了金庸武侠小说的游戏改编权。1993年,徐昌隆成立河洛工作室,1996年发售《金庸群侠传》,2001年发售《武林群侠传》。同一时期,徐昌隆还成立了新公司东方演算。

智冠科技对大陆游戏市场垂涎已久,然而90年代后的大陆市场,同样已经被盗版占领,智冠科技推广正版游戏受挫。更为要命的是,到了2000年以后,网络游戏如一阵春风,瞬间吹遍神州大地。仍在单机游戏挣扎的智冠科技,不仅没能搭上网络游戏的快车,原本的单机业务同样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2002年,河洛工作室发售了《三国群侠传》,此后再未研发新的游戏。2006年,这家传奇工作室,不得不接受解散的命运。徐昌隆本人,已于2005年离开智冠科技,但“河洛三部曲”的版权,却归智冠科技所有。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此后,智冠科技几乎不再涉足游戏研发,转而投向了代理网游的队伍,先后在中国台湾代理了《魔兽世界》《星际争霸》等游戏。“河洛三部曲”自此淹没在历史长河中。

2018年10月23日,《河洛群侠传》正式发售。徐昌隆将这部作品视为《金庸群侠传》的精神续作,其研发代号为“J2”,指的就是“金庸群侠传2”。唯一的遗憾是,徐昌隆没能拿到金庸的授权,“就算不是群侠,拿单部的IP也好。可惜授权谈不下来,所以不能用这个名字了。”徐昌隆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事实上,早在2011年,完美世界就已经拿到了《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笑傲江湖》的游戏改编权。2013年,搜狐畅游获得了金庸剩余10部作品的游戏改编权。

至此,金庸游戏改编权尽归完美、畅游之手,徐昌隆拿不到版权也就不意外了。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完美世界部分金庸改编游戏

而金庸先生对国产游戏的贡献,并不仅仅是他所构建的武侠世界,还有对版权正规化的推动作用。

随着完美、畅游获得金庸版权,一场轰轰烈烈的维权之路,在2013年迎来了高潮。那时候,国内游戏版号限制还不大,很多中小公司都抱着赚到钱就跑的心态,干着违法侵权的事,版权方维权难度颇大。针对国内游戏市场的特点,完美、畅游采用了开发商、渠道双管齐下的策略,借由向渠道方施压,打击市面上众多赚快钱的手游公司。

仅2013年上半年,完美、畅游就向苹果商店、谷歌商店100多款游戏发出了律师函,要求下架游戏。这次针对侵权的打击卓有成效,一方面得益于国内版权保护法律的完善,另一方面得益于苹果商店、谷歌商店的配合。自此之后,游戏圈的维权之路顺畅了很多。

但这并不意味着维权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时候,与体量较大的公司打官司,往往会消耗大量的时间精力。

2016年,畅游以游戏《金庸群侠传》侵犯了金庸作品著作权为由,向北京海淀法院提起上诉。此《金庸群侠传》非1996版,而是深圳扑雷猫公司制作的另一款同名游戏。

这起案件前后经历了多次上诉,直到2019年才等来一审判决,畅游获胜。判决书中有这样一段话,“《金庸群侠传》由96版金庸群侠传制作人、‘河洛三部曲’之父徐昌隆先生担任顾问。”不知道徐昌隆看到这份判决书,会作何感想。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和十几年前遍地都是金庸改编国产游戏相比,如今的国产游戏,“含金量”已经大幅降低。金庸先生及拥有金庸游戏版权的公司,合法权益得到了保护,挂着金庸之名粗制滥造的游戏,得到了有效遏制,这对于国内游戏研发环境的改善意义重大。

但过度的版权保护,是否也在形成版权壁垒呢?

为了规避侵权风险,众多厂商采用的惯用手法,就是打擦边球。比如在《我的侠客》中,存在大量似是而非的金庸元素。不管是人物还是情节,但凡读过金庸武侠小说,都能知道其出处。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既然涉及到了金庸相关作品,为什么不去主动获取金庸版权呢?这就要从主动下架了《金庸群侠传X》的汉家松鼠说起。

《金庸群侠传X》的开发者仅有两个人,这二人都是1996版《金庸群侠传》的忠实粉丝。如上文所言,智冠科技已经不再进行游戏研发,其手里的“河洛三部曲”成为历史,这让广大粉丝们难以接受。于是,众多玩家自发加入到制作《金庸群侠传》续作的队伍中来,用爱发电,其中就包括汉家松鼠。

《金庸群侠传X》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玩家人数一度达到了200万。2016年,汉家松鼠将《金庸群侠传X》上架苹果商店。然而仅仅不到10天,搜狐畅游便发布了维权声明。随后,汉家松鼠紧急下架了《金庸群侠传X》。

汉家松鼠CEO“CGGG”曾透露,不仅是商业作品不能使用金庸作品,即便是免费的游戏,同样也会因侵权遭到诉讼。但是,自从金庸将游戏改编权授予畅游、完美后,其它公司再难从这两家公司拿到合法授权。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CGGG直言,《金庸群侠传X》基本永久离开了。

而永久离开的,又岂止是《金庸群侠传X》呢?

2018年10月30日,金庸离世。11月2日,徐昌隆发博吊唁。

河洛工作室丢了《侠隐阁》,一如徐昌隆丢了《金庸群侠传》

在徐昌隆三分之二的人生中,一直围绕金庸的作品打转。国产游戏几十年的崎岖山路,金庸作品的身影从未缺席。

一代大侠与世长辞,但江湖中的腥风血雨,才起得正酣。

0
玩家评论
参与人 0,评论数 0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