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大木大木大

时间:2020-12-23

DNF,不止是游戏。

空阔的汉口里广场中央,数以千计的无人机正在徐徐起飞。它们在天空排列组合成一张纵横数百米的巨网,熄灭的灯光让这张网仿佛消失不见。不久后,夜空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点,以这个光点为中心,光芒开始向四周蔓延。

人流在汉口里聚集起来,这瞬间,他们不约而同地抬起了头。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由星星点点光亮组成的巨大魔法阵。在魔法阵的正下方,是“四面八方”的地标建筑——黄鹤楼。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曾被叫做唐开元15年的公元730年,一个叫李白的人来到这座楼下,写下千古名句“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一千二百九十年后,另一群人聚集在由无人机队列组成的黄鹤楼下,仰望向同一轮明月。

这一天是2020年12月19日,也是武汉的普通一天,长江带着两千公里外可可西里的寒意,继续向东奔流。在这普通的一天,2020 DNF嘉年华拉开了序幕。

无人机群组成的巨大屏幕,在空中继续变换着样式,在“DNF×武汉”等字样出现后,灯光再次熄灭。当灯光再次亮起时,整个会场响起了玩家们熟悉的BGM——赛丽亚的旅馆(ACT.5-大转移前)- Gate New,或者说,赛丽亚之歌的纯音乐版。我身边的玩家伸出手,指向半空中缓缓游动的巨大图案“卧槽,天帷巨兽”。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当翱翔天海的巨兽缓慢滑动双臂,飞向不远处的城墙,玩家们已经在林纳斯铁匠铺前排起了长队。有趣的一点是,相比较那些更为年轻的游戏展会,长队的平均年龄显然更高,比如一些很难让我们联想到“稚嫩”的面孔。显然,长队里“混进”了大量“老哥”型玩家。他们有的带着女伴,有的则带上老婆孩子来到会场。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在林纳斯铁匠铺前的长队中,我发现了正在排队的一家三口。爸爸妈妈带着孩子,孩子的身高刚没过父亲的膝盖,一望无际的长裤森林可能让他有些焦虑,于是父子间发生了这样一段对话。

“爸爸,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啊?”

“因为他们都玩这个游戏啊”

“爸爸你也玩吗?”

听到这个问题时,男人俯下身子,可能是想让儿子听得更清楚,也可能是不好意思让一旁的老婆听见,他给出的回答是“爸爸以前经常玩,游戏里有巨剑、太刀、黑光剑……”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男孩不知道爸爸口中的武器都是什么,耍赖坐在父亲鞋上要抱抱。父亲把孩子抱了起来。两人的目光越过人群,朝向林纳斯铁匠铺闪烁的灯牌。

在林纳斯铁匠铺里,扮演成林纳斯的Coser提着锻造锤,回应着玩家们的拍照。他背后燃着的火炉,迸射出暗红色的光芒。虽然我们知道,这火焰仅仅是种特效,但在这漫长的冬夜,排在这条熟悉陌生人的长队中,数字火焰却意外地让人感到温暖。

“对待装备,就像对待情人一样。”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林纳斯铁匠铺的墙壁上,悬挂着DNF十二年来,玩家们最感兴趣的“情人”。人潮在无影剑—艾雷诺、荒古遗尘太刀和天选之剑—格朗前停滞下来,不同的屏幕都保持在拍照界面,拍摄键一次又一次被按下。人们一边拍照,一边聊着曾经为这些“情人”投入的时间和金钱。一些更显成熟的玩家,则在一些足够久远的“情人”前停下,即使他们的照片已经拍好。

一个女生并不了解DNF,她问同行的男生“这个游戏很火吗”?

男生回答她“火了十几年了”。

可可爱爱的魔界人在阿拉德集市穿行,玩家们争先恐后地跑去合影。会场上,那些不认识魔界人的孩子们却更加开心。他们跟在魔界人的后面跑来跑去,有些还大着胆子上去摸摸。眼里满是笑意的父母,则在旁一边制止孩子更放肆,一边看着孩子防止走失。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来来来,以钱赚钱咯”,打扮成土罐商人的Coser前,排起了足以分开广场的长队。人们有一次和他猜拳的机会,“打赢”则可以获得一枚专属纪念币,还可以用已有的纪念币继续猜拳,赚取更多的纪念币。当然,就和游戏中的罐子一样,继续猜拳也有可能“赔本”。你可以清楚地听见,排队的人群中传出一声“是不是空的呀?瓦罐”,然后就是一阵形成连锁反应的哄笑声。

这是位于汉口里的阿拉德集市,也是2020 DNF嘉年华的一个切面。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阿拉德”的夜晚过去后,当阳光再次盖上长江江面,玩家们会迎来2020 DNF嘉年华的另一场盛典——F1天王赛。

这也是DNF的另一个方向——电竞。

今年的F1天王赛选择了线上形式,中国选手和韩国选手都在主场对战。虽然比赛在线上进行,腾讯游戏依然安排了极有牌面的比赛场地——武汉知音号,一艘民国风的复古游轮。在民国风格的游轮上参加一场电竞赛事,无论对于参赛者还是现场观众,都确实是一次新奇的体验。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当船舱的温度开始升高,F1天王赛也在正午拉开了序幕。当然,在比赛正式开始前,经验老道的运营者们,为玩家先安排了一个娱乐赛环节。他们请到了旭旭宝宝、狂人、59和温柔四位资深玩家,让他们在对决中,互换对方的惯用角色对战。

娱乐赛全程中,观众席总是笑声不断。笑声的来源很容易理解,看着某个职业熟练度达到“神乎其技”的玩家,突然换上不熟悉的职业,不断打出“下饭”操作,确实足够罕见。这种通过让高水平玩家互换职业,就能打出“直播效果”的游戏并不多。但很显然,总职业数量高达61个,并且不同职业之间打法、技能、连招顺序天差地别的DNF,实现了这点。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娱乐赛过后,主菜上桌了。当主持人正式宣布F1天王赛开始,原先满是欢快的船舱空气,变得凝重起来。虽然DNF本身来自韩国,韩国电竞选手的水平,也强到让“抗韩”一词在各大电竞比赛出现,但来到这里的玩家,也许或多或少,都带着些还是希望中国选手获胜的心愿。

自从2008年成为现象级游戏,即使在那个电竞体系远不如今天成熟的年代,腾讯游戏就开始了DNF在电竞方向的布局。2008年10月,首个全国性质的国内DNF赛事——全国格斗大赛就已经诞生了第一位冠军。

此后,DNF全国格斗大赛、DNF职业联赛以及F1天王赛按照出现顺序,成了国内玩家们最为关注的DNF赛事。随着赛制的完善,F1天王赛也不断增加着自身的含金量,成为只有真正经过磨练的强者玩家,才能入围的“天王”级赛事。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今年的整场F1天王赛共有中韩各8名选手参赛,一共诞生两个冠军,分别是个人赛冠军和团体赛冠军。

听上去个人赛是个人的荣誉,团体赛是团体的荣誉。但事实上,这总归还是个人的荣誉。

个人赛是16进8,8进4,4再进2,等待第三轮的两位输家决出季军,最后的决赛就开始决出个人赛冠军的归属。团体赛也是一样。当然,这里的“一样”其实不是完全“一样”,可以说成是“两样”,但总归还是“一样”。因为团体赛有种机制——车轮战。

F1天王赛的团体赛采用BO3赛制,中韩各8位选手按照顺序各自上场1人。单场比赛中采用BO1,胜利者回复角色全状态,迎来对方阵营的下一位选手,胜利则继续挑战,失败则换上本阵营的下一位选手,然后循环。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这不是一个很难理解的规则,通俗点说就是“你一个一个来,我一个一个打”。最终输掉的阵营甚至有点悲壮,因为这个阵营的所有选手都已经上场,但还是输了。

车轮战虽然会消耗连续上场选手的注意力,但也让选手的手更“热”了。他们在精神高度集中状态下,更容易失误,但也有更大概率打出极限的“神经刀”。

所以,虽然含金量相等,但团体赛要比起个人赛更激动人心。毕竟“1VN”的可能性摆在了那里。

于是,在知音号装饰成上世纪风格,满目纸醉金迷的船舱大厅里,F1天王赛的第一个阶段,也就是个人赛,正式开始了。

出师不利。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整场F1天王赛中中国选手的表现,这也许是最恰当不过。在16进8的过程中,除了2名中国选手在内战中胜出,其余遇到韩国选手的,全被淘汰了。

伴随着这些淘汰产生连锁反应的,还有船舱里的氛围。当16进8的比赛结束,只有2名选手在内战胜出的结果出现,你很难从周围的气氛,读出“轻松”。气氛在8进4比赛Roll出中国选手内战,以及4进2半决赛里,个人赛最后一名中国选手“武神”陈泽东以2:3的战绩,惜败“剑魔”全圭元后,达到了最低潮。

虽然船舱严严实实,但一股凉意还是从底板漫了上来。大部分观众开始低头玩手机,屏幕亮起,映亮一张张满是失望的脸。

在这种低沉到甚至可以用压抑形容的氛围中,F1天王赛个人赛以韩国选手韩世汶夺冠结束。本次F1天王赛的重头戏即将到来——团体赛。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在团体赛的BO1环节,所有在比赛现场和直播间的中国玩家,都看到了胜利的希望。人们的目光聚焦在“BUG仇”仇东升选手身上,此刻的“BUG仇”正在比赛中,表演着“1穿2”“1穿3”,而那个被他穿透的数字,还在不断累积。

团体赛的观感,虽然无法避免职业之间的克制与被克制,但仍然是个人实力的硬碰硬。所以,当一个选手在赛场上上演“1穿N”,观众们很容易将这个选手的形象,联系上他惯用的武器,和“神”联系起来。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如果把F1天王赛的规格,还原到武侠小说,那一定是一个“紫禁之巅”。选手们根据自己本赛季的综合得分登上城楼,留给普通玩家一个强大的背影。

正在上演“1穿N”的仇东升,无疑就是那个“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的叶孤城。但问题在于,赛博叶孤城的对手,同样是和他一个等级的赛博西门吹雪。于是,“N”停留在了5。

这数字足够让人惊讶,在F1天王赛的赛场上,表演出一场成功的“1穿5”。在每个阵营只有8名玩家的情况下,这等同于以一人之力打败对方半个队伍。所以当“N”为2时,每场胜利后必将出现玩家的欢呼。当2增加到3、4、5,玩家的呼声开始在甲板上回响,一浪高过又一浪。

但F1天王赛是属于最强者的赛博紫禁城,这儿永远有变数。在仇东升选手“1穿6”失败后,终结他连胜的韩国选手“西蓝花”陈炫成,又接连淘汰了3名中国选手,以一个漂亮的“1穿4”作出回应。

于是,仇东升打出了让人惊艳的“1穿5”战绩,但中国阵营还是输掉了B3的第1轮。虽然在第2局,中国选手艰难地打回一局,成功扳平了比分,但还是倒在了第三局决胜场。本次F1天王赛的团体赛冠军,由韩国阵营获得。

知音号的船舱里,玩家们的心弦跟着选手的操作起伏,而非潮水。当DNF工作人员公布版本内容,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给出了相应的回应。

当屏幕上出现“史诗/神话装备的平衡”时,我身边的一名玩家突然起身鼓掌,其他玩家仿佛刚反应过来,很快掌声就接连一片。而当屏幕上出现“女神枪手三次觉醒”后,这条首次曝光的消息,瞬间引发了当晚最大的反响。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观众席上的掌声和欢呼声连绵不绝,有人振臂高呼“绽放吧,天界玫瑰”,有人吐槽“天界玫瑰终于不用又凋零了”,还有人“王小妹天下第一”。而随后制作精良的宣传动画,又引发起人群的“卧槽”和“真帅”。

DNF对这些玩家的意义,毋庸置疑。

当知音号的嘉年华活动进入尾声,人们从舱门走到了甲板,工作人员精心布置了临别时的抽奖,一些可爱的角色公仔正在等着他们领回家。我注意到,即使活动结束,一些原先陌生的玩家,仍然攀谈着游戏内容。原先素不相识的他们,在参加完这次活动后,很显然被拉近了一点距离。

在2020 DNF嘉年华,DNF不止是游戏

在观赛途中,当F1天王赛的团体赛进行到中国阵营看似要翻盘的第2场,我不远处的现场工作人员,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把工作丢给同事,来到了观众席。我们虽然彼此陌生,却自然而然地在观赛途中分享了彼此和DNF的回忆。

在2020 DNF嘉年华上,玩家之间不存在距离。

DNF,也当然不止是游戏。

0
玩家评论
参与人 0,评论数 0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