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酒歌

时间:2020-12-19

P站的生死存亡,或许就在运营者的一念之间。然而讽刺的是,英国金融时报经过一番调查后发现,P站及其母公司MindGeek的所有者伯纳德·贝格玛,竟然是一位在互联网上难觅踪迹的影子商人。而伯纳德本人,一直拒绝接受有关P站的所有采访。

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全球最大的成人网站Pornhub,突然变天了。

就在几天前,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们,依然可以自信满满地宣告:“你感兴趣的视频都在P站。”

而现在,这一肯定句将变为疑问句,P站可能正在迎来盛极而衰的悲惨命运。

P站倒下不可怕,老司机的快乐老家塌了,才是致命的。

P站消亡史进行时:被删除的九百万部视频

2020年12月15日,P站管理者一口气删除了900万部视频,目前全站影片仅剩400万部。同时,P站加强了对用户上传视频的限制,自2021年起,只有通过身份认证的合格用户才能上传视频。

P站是2019年全球排名第八的网站,每天都有超过1.15亿人次的浏览量。仅仅2019年一年,用户共计在P站上传了683万部视频。这些未受监管且内容丰富的视频,为P站带来了巨大的流量。

P站消亡史进行时:被删除的九百万部视频

甚至于,这些视频中存在大量非色情内容,从考研讲座,到相声、美食,无所不包。很多网友慕名而来,在这里交流学习心得,分享各种需要付费的资源,堪称“全球最大的学习网站”。

P站消亡史进行时:被删除的九百万部视频

然而,万事万物都有两面。在这些极端正经的视频之外,P站同样充斥着大量令人触目惊心的内容,性侵、迷奸、性虐待,以及未成年性掠夺。P站太大了,大到一个普通用户很难观察到它的每一面。

正是这些“逾矩”内容,让P站成了千夫所指的对象。P站不得已,只能删除900万部视频,断臂求生。但覆巢之下无完卵,经过整改之后,P站已经变成了一个我们不认识的P站,曾经的那个学习网站,已经离我们远去了。

P站冤吗?客观讲,并不冤。

事件的导火索,来自《纽约时报》知名记者纪思道的一篇报道——被P站毁掉的孩子们。文章中披露,P站存在大量违法或违反道德的视频,仅需通过几个关键词,就能找到大量儿童色情内容。

P站消亡史进行时:被删除的九百万部视频

纪思道并非等闲之辈,他曾两度获得美国普利策新闻奖。2011年,因在钓鱼岛相关事件中支持中国,他曾遭到日本右翼组织的恐吓。

纪思道一向客观、公正,在他披露了P站不为人知的阴暗面后,在谈炼铜色变的西方社会,群情激奋的民众将P站顶上了风口浪尖。舆论重压之下,P站做出了限制未认证用户上传、下载视频的决定。

但此时,P站尚未删除大量违规内容。

直到Paypal、万事达、VISA等支付机构,暂时停止了与P站的服务。这意味着大型机构想要在P站上传正规视频,也已经变得异常困难,更不用说失去支付渠道的普通付费用户了。

直到此刻,P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迅速删除了900万部视频。

但网友并没有就此停止对P站的声讨。

纪思道在《纽约时报》发表了另一篇评论文章:“P站做出了改变,但这远远不够。”

P站消亡史进行时:被删除的九百万部视频

他的观点得到了网友们的支持。在多家媒体对P站的轮番谴责下,反对P站的呼声不断上涨。此前,已有216万网友加入到“关闭P站”的请愿活动中。

P站消亡史进行时:被删除的九百万部视频

屋漏偏逢连夜雨,日前,美国加州40名女性,已经在当地法院向P站母公司MindGeek提起诉讼,要求赔偿300万美元。在未征得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MindGeek旗下公司上传了大量包含当事人的色情视频,并以此获利。

对P站而言,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并非毫无征兆。

早在今年年初,BBC就曾发表过一篇报道,一位女性发现自己14岁时遭到强暴的视频,被人上传到了P站。在耗费了大量时间精力之后,这段视频才从P站消失。P站缺乏监管的问题,迅速引发了人们的声讨。但此事并未引起P站足够重视。

P站消亡史进行时:被删除的九百万部视频

事实上,因为P站监管的缺失,站内充斥着众多有关种族歧视、未授权的盗版视频内容,并因此导致在多个国家遭到封禁。

根据纪思道披露的信息,P站所属的MindGeek集团,总共只有80个审查员。全球排名第三的Facebook,审查员多达15000人。仅在2020年,Facebook就已经删除了1000多万张儿童色情图片。而P站,一直对儿童色情内容采取默许的态度。

P站消亡史进行时:被删除的九百万部视频

某种意义上,P站还没有做好成为访问量“全球第八”的网站的准备。而其在发展初期就埋下的弊端,成为日后积重难返的症结所在。

在众多被上传到P站的视频中,当事人“非自愿”成为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而在P站过往的上传模式下,用户可以无视形同虚设的审核机制,反复上传涉嫌性侵、虐待的视频,并供他人下载、收藏。即便当事人找到P站并将这些视频删除,但用户依然可以再次上传。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一位名叫泰勒的18岁女性,控诉了P站对自己的伤害。14岁的时候,泰勒的男朋友偷拍了一段她的不雅视频。不幸的是,这段视频被上传到了P站。

“他们利用我的痛苦挣钱,”泰勒无助地表示。

作为一家加拿大网站,P站“表面上”的运营,符合当地的法律法规。但P站上出现的强奸、性虐待,尤其是未成年性剥削内容,则是无可争议的违法内容。

来自加拿大的20名议员,也在呼吁政府打击P站。

P站的生死存亡,或许就在运营者的一念之间。然而讽刺的是,英国金融时报经过一番调查后发现,P站及其母公司MindGeek的所有者伯纳德·贝格玛,竟然是一位在互联网上难觅踪迹的影子商人。而伯纳德本人,一直拒绝接受有关P站的所有采访。

P站消亡史进行时:被删除的九百万部视频

P站当前所处的境遇,很难不让人想起曾经面临关闭命运的E绅士。

E绅士一度被网友们亲切地称为“互联网时代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是一个分享福利漫画的神奇软件。E绅士涵盖的内容十分广泛,原创漫画、同人作品、插画以及画册扫图等,可谓应有尽有。用户可以进行在线阅读、免费下载及收藏。E绅士本身是一家非盈利性质的分享平台,用户可以在这里自由上传各种内容。

是不是和P站很像?

当然,这并不是E绅士的全貌。通过特殊的登录方法,用户可以看到拥有众多18禁本子的子站“里绅士”。由于登陆里绅士的方法比较复杂,如果用户登陆失败,就会出现一只哭泣的熊猫,E绅士由此得名“熊猫站”。

P站消亡史进行时:被删除的九百万部视频

然而在2019年7月,E绅士突然出现了关闭危机。危机爆发的导火索和P站也很像——因为涉及到了儿童色情内容。E绅士站长Tenboro表示,由于欧美加强了有关儿童色情相关的法律,E绅士服务器所属的荷兰,已经不允许E绅士继续运营下去。想要维持运营,只能将服务器转移到法律更为宽松的国家。而此时,拥有众多本子的“里绅士”,已经宣告关闭。

P站消亡史进行时:被删除的九百万部视频

在长期的运营当中,E绅士遭遇到了和P站相似的问题。由于用户可以自由上传资源,大量盗版内容成为E绅士的一大亮点。在互联网越来越严苛的版权保护下,E绅士成为代表互联网分享精神的伊甸园。

有关E绅士关站的原因众说纷纭,由于长期以来,除了韩语外的其它语种资源,常常因为被举报而下架,网络上一直流传着“韩国人在举报非韩语资源”的传言。但也有声音表示,韩语资源未被举报下架,是因为其标签不完整,部分韩语资源未添加“未成年”标签。

到了2019年8月初,E绅士不但没有迎来关站,里绅士反而恢复了正常,这让很多老司机无比雀跃。据传言,引发此次关站风波的韩国IP已经被ban。而E绅士能活下来的原因,是得到了一笔来自瑞士的100万美元捐赠,E绅士的服务器得以从荷兰迁移到了摩尔多瓦。在这里,法律不会禁止E绅士上的资源。

P站消亡史进行时:被删除的九百万部视频

E绅士网站规模并不大,100万美元的捐赠,就可以让其重新复活。但其通过迁移服务器地址逃避法律制裁的做法,或许可以成为P站模仿的对象。

只不过,对于如今的P站而言,还能回到一个“小富即安”的状态去吗?面对欧美主流法律、舆论的压力,即便可以在某个地方维持现状,也必将遭到更多国家的封禁。而在删除了大量违法内容之后,P站又能否维持如今的流量?

当P站不再是那些未成年性侵视频的温床,又是否会出现Q站、R站继承其衣钵,继续行藏污纳垢之事呢?

不过,P站的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现金流问题。Paypal、万事达、VISA已经暂停了与P站的服务,不得已之下,P站宣布只接受加密货币支付。事实上,P站很早就开设了加密货币支付渠道。如今看来,这更像是未雨绸缪。

有趣的是,因为P站丑闻缠身,不少币圈媒体都在极力与P站撇清关系,并表示“比特币早已过了需要色情内容扩大市场的时代”。

但比特币并没有针对P站采取任何行动。

最后,借用陈平教授说过的一句话:“自由的对立面不是专制,而是自律。”

对于如今的P站而言,这句话或许值得它反复玩味。

0
玩家评论
参与人 0,评论数 0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