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東

时间:2020-11-10

但是食物是无罪的,牛肉盖饭也真的好吃。

“宝可梦道馆”的“权力交接”

如果你在疫情暴发前去过日本,那你也许在东京街头看到过这样的场景:大片低头族聚集在一起疯狂用手指点击着自己的手机屏幕,时而还发出低声的欢呼。

不用问,那一定是他们在玩那款,“虽然风靡全球,但是和我没啥关系”的“幻之”手游,《宝可梦:GO》(或者《勇者斗恶龙:步行》)。

从《宝可梦:GO》配信开始,日本“麦当劳”一直为其担当着“道馆”这一重要职责。在游戏中,“道馆”不光可以为玩家带来道具补给,更是用来进行“道馆战”与“团队战”的重要设施。因此,拥有“便利”,“平价”,“舒适”甚至是“不用花钱就能坐上一个小时”等多重属性的“麦当劳”,自然成了大批玩家聚集的不二之选。

但就在今年的10月中旬,《宝可梦:GO》官方宣布将结束与日本“麦当劳”的商业合作关系的消息,在玩家群体中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一个多星期后,从“麦当劳”手上这根接力棒的,是号称日本快餐御三家之一的“吉野家”。

日本的“沙县小吃”,在网络上卷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吉野家”是一家诞生于1899年的,以售卖“牛丼”为主要业务的日式餐厅,因其味道鲜美,价格便宜而受到日本民众的欢迎,也将“牛丼”这一概念推广到了全日本。在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发展后,现在的“吉野家”俨然已经成为一家在全世界拥有上百家分店的大型快餐连锁品牌。

虽然就餐饮属性来说,“吉野家”与“麦当劳”虽然同属快餐,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作为平民的美食,“吉野家”的“廉价”与“快速”代替了“麦当劳”的“舒适”,店面多被设计得高效且拥挤。

日本的“沙县小吃”,在网络上卷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如果你玩过“如龙”系列游戏,那你一定不会对我这样的描述感到陌生。

商场上的事情,我无法随意揣测,但对于那些日本的玩家们来说,在麦当劳里点上一份薯条加饮料,随意刷“道馆”的舒服日子,确实是结束了。

除非他们忍受得了店员与等座上班族焦躁嫌弃的眼神。

美味,廉价,快速的牛肉盖饭

“牛丼”,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牛肉盖饭,是由“吉野家”的创始人松田荣吉取名的近代料理。最基础的牛肉盖饭,是将以酱油与砂糖为底调制的牛肉与洋葱,铺盖在刚出炉米饭上,集“主食”与“配菜”为一体的日式快餐。

这样的调制方法,奠定了牛肉盖饭香甜鲜美的基础口味,伴以微辣的七味粉以及酸甜的红姜食用后,更是为原本的鲜甜增加了丰富的层次。这样的舌尖体验,确实很容易让许多第一次尝试的人感到欲罢不能。

日本的“沙县小吃”,在网络上卷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除了美味之外,牛肉盖饭的最大特点,就要属它的低廉的价格了。牛肉盖饭在日本,就好像沙县小吃在中国,是真正意义上的平民美食。就连即将入狱服刑的春日一番,都有一口气来个好几碗的资本。

而加上成熟的现代化生产工艺加持,一碗牛肉盖饭,从点单到吃完,所需的时间也许都不过二十分钟。这也让牛肉盖饭成为了许多、对食物不怎么挑剔,缺少时间的上班族,或是体力劳动者们,对了,可能还有这些特点都占一点的游戏玩家们的最爱。

这些核心特点,是牛肉盖饭在日本餐饮界的最大竞争力,同时也决定了它和汉堡配薯条一样,终究只能是快餐大家族中的一员。当然了,不管是人还是食物,本来都不该有什么三六九等。

除非,她做得真的太难吃了。

日本的“沙县小吃”,在网络上卷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其实,不管是在哪个国家,人们对于快餐的偏见就从来没有过改变,而这种看似针对食物的偏见,其本质,可能也是社会对于某类群体的刻板印象。

世嘉与芝士牛肉盖饭事件始末

2020年7月28日,在世嘉官方举行的《世嘉生放~制作人名越稔洋的干杯生放送》直播节目中,身为的主要嘉宾的名越稔洋,由于对参加“噗哟噗哟”E-sport大会的选手使用了“感觉像是会吃芝士牛肉饭一样”的评价,使自己陷入了被“网络暴力”的困境。

曾担任“如龙”系列制作人与监督职位的名越稔洋,也是现世嘉董事会成员之一。在节目放送后,许多日本网友立刻表示,有着这样身份与地位的名越稔洋,本来就不应该随意使用像“芝士牛肉盖饭”这样具有侮辱性含义的词汇,更何况是对着自己公司的产品用户。

日本的“沙县小吃”,在网络上卷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右边这位穿着打扮都很“如龙”的大哥,就是这次“炎上”事件的主角

相信只要了解“网络暴力”的朋友都可以猜到,名越稔洋接下来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了怎样的对待,除了大量的谢罪要求外,更有甚者要求名越稔洋要像“如龙”系列中的角色们一样,要为这次的事件做个“交代”。而世嘉也在节目播出的第二天,迅速地发表了道歉声明,并删除了节目中,关于“芝士牛肉盖饭”发言的桥段。然而就算这样,也没能完全平息网民们的愤怒。

节目中,参与直播互动的观众,希望名越稔洋可以用一些有趣的词汇,来形容参加“噗哟噗哟”大会的玩家们,而本身就对E-sport不怎么感冒,也实在找不到“认真”以外的好词的名越稔洋,为了追求节目效果,最终只能憋出了一句“芝士牛肉盖饭”。

而一些深谙名越稔洋不易的职业玩家,在事件发酵后,十分坦然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许多人并不在意这样的玩笑,像“もこう”等一部分“噗哟噗哟”的职业玩家,更是直接自黑式地玩起了“芝士牛肉盖饭”的梗。

日本的“沙县小吃”,在网络上卷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芝士牛肉饭又怎样?十连胜给你看”

但轻易地“站队”,不仅没有成功帮到世嘉与名越稔洋,还让自己也惹上了麻烦。许多观众认为,他们轻易“代表”玩家群体“站队”,接受侮辱性词汇的行为,冒犯到了自己,转而将审判的火把,指向了他们。

迫于网络的舆论压力,他们只好在无奈之下选择转换立场,成为了向大众谢罪的中立主义者,更是删除了自己关于支持世嘉的大部分言论。

日本的“沙县小吃”,在网络上卷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反正没好话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也许会有这样的疑问,“芝士牛肉盖饭”这一看起来十分普通的菜名,怎么就成了对特定群体的侮辱了。

“芝士牛肉盖饭”,其实是之前说到的日本快餐御三家中“食其家”的招牌菜色,它的准确名称为“三色芝士牛肉盖饭”。顾名思义,就是在普通牛肉盖饭上,铺了三种不同的芝士。

而这一流行用语的出处,最早开始是源于日本的网络论坛“5CHANNEL”中“什么都要直播”的直播类板块下,一个叫做“白天的蹲家无职部”的讨论贴中一则留言。

日本的“沙县小吃”,在网络上卷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一位网名叫做“風吹けば名無し”的网友,对自己在“就职移行支援中心”的所见作出了这样的感想:“最有趣的是,来这儿寻求帮助的年轻男性好像都长着同一张脸。”并在下面列出了这“同一张脸”共有的特征:

·表情阴暗

·戴眼镜

·黑发

·幼稚的发型

·没什么生气的脸

·童颜(贬义)

·明明是成年人却给人初中生的印象

并在这些特点的下面,配上了一张用于点题的图片。图上是一名其貌不扬的年轻男性,正向店员进行点单:“不好意思,请给我来一份三色芝士牛肉盖饭,加温泉蛋。”,而留言的最后,这名楼主还不忘感叹一句,“还真是靠脸就能看清一个人啊。”

如果只看我在上面的描述,你的眼前一定会出现发帖者歧视就职困难者,充满偏执与对人刻板印象的愤青形象。然而实际上,这名楼主本身就是前去参加“就职移行支援”的一员,而这“将人分类”的言论,其实也早就将自己概括在了其中。从这个讨论贴“白天的蹲家无职部”充满讽刺的命名,你也不难发现,这只是一群与普通生活脱节,却又渴望正常社交的人们,自黑式的报团取暖。

“就职移行支援”是日本社会福利保障体系的一环,目的是为那些身体不便,或是因为心理原因,无法正常求职的人群,提供免费培训与岗位介绍。这项服务设立的初衷,无疑是好的,但由于其服务对象,或多或少有一些心理或生理上的障碍和缺陷,因此也被视作了带有歧视性意味的负面词语。

在“网络迷因”的疯狂传播力下,“芝士牛肉盖饭”这一充满隐晦意味,却又直指痛处的新新词汇,迅速成为了日语互联网世界的新宠儿,许多人习惯性地把它当做“LOSER”的代名词。

日本的“沙县小吃”,在网络上卷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禁止套娃

就和其他“炎上”事件一样,“芝士牛肉盖饭事件”最终也以话题和流量的热度消散而告终,但“芝士牛肉盖饭”一词在这次事件中的过度曝光,却进一步加深了一道料理,本不应该承受的负面含义。

其实,不论是在这一事件中,不慎使用了带有贬低性词汇的名越稔洋,还是那些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侮辱”的“噗哟噗哟”玩家,似乎都忘记了,这个词汇诞生的真正原因,只是一群失意者对于自己眼前生活的戏谑与自嘲。

而要说整个事件真正的受害者,也许只有那道平白无故遭遇风评被害的“芝士牛肉盖饭”。

“快乐肥宅”体

无独有偶,用食物来进行自我揶揄并不是岛国人民的专利,在与日本一海相邻的神秘东方大陆上,也有这样一个万用的语法——“快乐肥宅×”。

比起日本的“芝士牛肉盖饭”,“快乐肥宅×”似乎更加直接,使用方法也更加广泛。

可以随意解构重组的“快乐肥宅”体拥有十分多变的身份,“快乐肥宅”加“水”是可乐,“快乐肥宅”加“饼”就成了披萨,“快乐肥宅”加“餐”就是“高热量食物套餐”。

日本的“沙县小吃”,在网络上卷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高热量”“非健康”“享乐主义”,似乎成为了“快乐肥宅”体合成所需的必要材料,只要集齐了其中之一,使用起来便是自由自在,毫无限制。

日本的“沙县小吃”,在网络上卷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肥宅快乐”体的流行,也让我想起了曾经同样风靡于中文社交网络的“丧文化”。只不过,比起“丧文化”对于生活与现实无奈地坦然,“肥宅快乐”体更有几分要在“丧”中作乐的味道,表现了更强的自嘲倾向与些许乐观,但我想它们的本质,绝对没有区别。

关于“肥宅”一词,现在已经很难找到了准确的起源了,如果光从字面意义来理解,也许就是特指有着某些明显体貌特征的“阿宅”,而我对这一词语的最初认识,也确实来自一个热爱亚文化,渴望社交却又饱受社会偏见的小圈子,但对于他们来说,“肥宅”只不过是偶尔用以自我讽刺与调侃取乐的生活调味剂罢了。

日本的“沙县小吃”,在网络上卷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肥宅”一词似乎早已脱胎换骨,丢掉了原本的歧视性与刻板印象,并由于其“幽默”且略带讽刺的独特属性,成为了大众生活娱乐化的一部分,“肥宅”似乎在一夜之间,成为了所有人的共同特点。

日本的“沙县小吃”,在网络上卷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原本只呆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与世无争的旧“肥宅”们一定没有想到,原本仅仅用于自我调侃的负面词汇,会在有一天成为社交网络上的新潮流,并被用各式各样的姿势,展现出属于新“肥宅”们的“快乐”。

日本的“沙县小吃”,在网络上卷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虽然只是玩梗,但却一针见血

虽然我无意反对“肥宅快乐”体的使用,也明白,“肥宅快乐水”里可能真的装有“快乐”。但就算是这样,在接收着互联网世界中各种各样,五彩斑斓的“肥宅快乐”体信息时,我还是不免还是会产生这样的疑问:

为什么一定要是“肥宅”快乐?

说到底,获得了“快乐”的,真的是“肥宅”吗?

结语

学生时代,痴迷游戏与各类亚文化的我,经常会受到这样的评价:

“我觉得死宅好恶心哦,感觉他肯定是会×××(可以自由带入任意猥琐行为)的人”

我从来没有对此反驳过,也确实无力反驳,但这种无力并不来自于软弱,只是出于对这种无端猜测感到无奈和困惑。

“芝士牛肉饭”诞生于“低欲望社会”底层的“自我否定”,“肥宅快乐”体则扎根于现代社会“丧文化”的“自甘堕落”。聪明的人可以通过分析发现,它们的本质来源于对抗生活的无力呐喊,是用于释放社会不良压力的“作梗取乐”。

但如果让我从一个“恶心”的死宅的角度来看:

它们也可能仅仅是属于一小撮人的“圈内笑话”。

0
玩家评论
参与人 0,评论数 0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