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虚

时间:2020-10-16

他曾经想让全国观众都追着看‘大事件’的更新

面前的大屏幕上,电影还在继续播放着。

本就不大的影厅,现在只剩一对情侣还在位置上坐着。早在影片进行不到一半的时候,坐在前排的观众就已经开始陆续起身离开了。短短数分钟,不停有人影从两人面前经过,遮挡住了屏幕上的画面,但他们并不会对此感到介意,因为两人的目光,早已从面前的大屏幕转移到了自己的手机上。他们手中的饮料和爆米花也都几乎见底了,如果是往常一部期待已久的电影,那么类似情况的到来,或许还会再延后半个多小时。

《暴走大事件》之死

上映不到一周,影片的排片非常惨淡

他们最终还是起身离开了,没有等到影片的结局。空荡的影厅里,除了影片本身的声音外,再无半点声响。保洁人员慢悠悠地进场打扫卫生,荧幕上开始播放特意制作的片尾彩蛋内容。穿山甲造型的“王尼玛”说出了节目结尾那句经典的“荆轲刺秦王”,影厅里没有爆发出呐喊声和掌声。画面里的舞台灯光暗下,穿山甲送走了最后的工作人员,低下头一个人孤独地坐在台阶上。

《暴走大事件》之死 

毫无疑问,《未来机器城》是一部远说不上成功的电影,在经历了改名、紧急撤档和暴漫被封禁的风波后,这部凭借“暴走漫画”品牌而备受关注的片子,最终并没能实现自己的华丽逆转。在影片上映前夜,暴走团队的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本次电影的编剧兼制片人郝雨,在朋友圈写下一句“最后一搏”。而最终,这部片子也没能为暴走团队博出什么希望,反倒成为了,可能是压垮整个暴走漫画团队的最后几根稻草之一。

《暴走大事件》之死

影片最终的国内总票房成绩为1687万。如果此前官方宣传的“投资2亿”没有夸大效应的话,加上影片上映前的各种参展和物料宣传,那么这就会是部让暴漫团队几乎血本无归的影片。好在Netflix已经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本片的海外发行权,所以最终的盈亏,或许对于暴漫团队来说,影响并不是致命的。

《暴走大事件》之死

但在它上映刚满一周后,同样作为国产动画电影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横空出世,一举创下了中国影史票房的又一个奇迹,整整50亿的票房总额,让《未来机器城》望尘莫及。

在影片上映两个月后,《暴走大事件:第六集》在9月6日迎来了最后一期,这一期的主题是主持人“王尼玛”的葬礼。伴随着欢快的送葬节目,王尼玛和“暴走大事件”这个栏目,乃至整个“暴走漫画”团队,都在发展的道路上,画上了一个暂时的句号。

《暴走大事件》之死

虽然之前也有过季末总结,但第六季的最后一期,总显得比以往几季更加沉重些。王尼玛在节目最后的独白环节坦言,“暴走大事件”这个栏目,将会是很难做下去的。对于一款陪伴无数观众走过六年的网综节目,结局不一定都会是完美的。

《暴走大事件》之死

大致意思就是,《暴走大事件》,或许真的要和所有观众说再见了。

起高楼

王尼玛和他的团队,最早以制作所谓“暴走漫画”的漫画内容起家。

“暴走漫画”并非起源于中国,它原是一种,在欧美UCG贴图网站上流行的漫画创作形式,通常是以简陋且浮夸的手绘人物形象,配以某些知名角色的面部表情特写,组合成一连串带有恶搞讽刺意味的短篇漫画。

《暴走大事件》之死

这些漫画多以日常生活中的搞笑事件,或是笑话段子为主题。但正是因为内容接地气,创作门槛较低,所以这种猎奇的漫画形式,很快便在国外的社区论坛上流行起来。

2006年,ID名为“王尼玛”的神秘人物,开始将这一新颖独特的漫画形式引进到中国。通过一定的本地化工作,以及免费低门槛的开放式创作环境,逐渐建立起了“暴走漫画”这一“中国化”IP品牌,搭建起了稳定的社区环境,在互联网上也逐渐积攒起了一定的影响力。

《暴走大事件》之死

几年后,王尼玛遇到了后来的暴漫CEO任剑,他们一起创立了西安摩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主营业务就是王尼玛的暴走漫画。

2013年的3月29日,在优酷、ACFun、Bilibil等当时主流视频网站上,名为“暴走大事件”的账号,上传了自己的第一期视频节目,从此开启了“暴走大事件”这档网综的传奇故事。

《暴走大事件》之死

如今,你只能在外网看到最初的《暴走大事件》

最初的“暴走大事件”,拍摄条件非常简陋。一块简单的绿幕前,摆放着一张廉价的桌子,桌上只放置着一台贴有经典暴漫表情的笔记本电脑、一叠杂乱的讲稿和一筒卷纸。

《暴走大事件》之死

主持人王尼玛就坐在这样的环境里,开始了自己第一期视频的录制工作。他坐在镜头前,以轻松还带点恶搞意味的语气,播报当时社会上发生的各种奇葩的事件。或搞笑、或严肃的节目氛围、新奇博眼球的新闻事件、一针见血的点评形式,戴着头套的王尼玛就这样找到了自己独特的节目风格,并以此收获了大批忠实的观众。

《暴走大事件》之死

随着节目正式上线并有所起色后,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加入到了“暴走大事件”的栏目制作中。在第一季第二期登场的演员李迪,以“首席鉴黄师唐马儒”的身份出镜,凭借蠢萌的相貌,猎奇的角色定位以及李迪本身扎实的演技,“鉴黄师唐马儒”这个角色迅速火遍整个互联网,一时之间,唐马儒成为了互联网上家喻户晓的明星人物,也成为了在《暴走大事件》节目中,仅次于主角王尼玛的重要角色。

《暴走大事件》之死

随后,对节目发展有着重大贡献的王蜜桃、张全蛋、纸巾等老一辈暴漫员工,也纷纷在节目中登场亮相,暴走漫画以及《暴走大事件》栏目,开始在国内培养起庞大且固定的受众群体,品牌价值也不断提升。整个暴走漫画品牌,在鼎盛时期的估值,达到了惊人的40亿。

第一季《暴走大事件》结束后,很快第二季便与观众正式见面。一同而来的,还有经过全新改变的节目形式。王尼玛改变了以往坐着播新闻的出镜形象,转而改为更类似于美式脱口秀的站立播报。将节目舞台从绿幕换成了更为专业的录音棚,以及拥有了更加专业的影像摄制团队。此外,节目内容也在不断推陈出新,情景短片被越来越多地运用到节目制作中,也借此培养起了一批批新的银幕形象。这些都为后来暴走漫画旗下的子业务拓张,奠定了基础。

《暴走大事件》之死

在《暴走大事件》的引导下,《暴走看啥片儿》《暴走玩啥游戏》等衍生节目,也开始在各相关领域崭露头角,收获了稳定的观众群体和知名度。并且和《暴走大事件》一样,也都保持着每周更新,按季结算的稳定更新频率,形成了稳固的自媒体产品矩阵。

《暴走大事件》之死

除了在自媒体视频领域持续发力外,暴走漫画的团队,也积极着手将自己的服务范围,向更广泛的领域衍生。

比如积极投身公益事业,成为国内“六一红鼻子”的策划和主办方,也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拥有“红鼻子”品牌授权的节目。暴走漫画团队将所有募集来的善款存放于“暴走行动公益基金”,通过助学、帮困和关爱青少年弱势群体,助力青少年健康成长。目前他们的合作伙伴包括有免费午餐基金、美丽中国和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等公益组织。

《暴走大事件》之死

随着“暴走漫画”这个IP本身的价值逐渐被发掘出来,相关的衍生周边产品也迅速获得了市场的青睐,在动漫周边、漫画、游戏等产业,暴走漫画均有所涉猎,尤其是在游戏领域,从最起初的动漫角色联动游戏、到后来的原创游戏IP,暴漫相关的游戏作品,呈现出非常可观的增长趋势。团队在成都建立了专门的游戏公司,来制作暴走漫画相关游戏产品。虽然至今并没有出现了一款现象级的爆款作品,但进军游戏行业,对于整个暴漫品牌的影响力扩张来说,依旧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暴走大事件》之死

图片来源@知乎抽风的Lilith

在积极推广线上内容的同时,暴走漫画团队也在努力筹备着线下的品牌活动。他们曾经线下参加过多年的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Joy),王尼玛每次都会带着暴走家族成员一起亮相,和现场的节目粉丝互动。在2018年的3月31日至4月1日,暴漫举办了自己的第一次线下互动娱乐展——暴走YU人节,短短两天内,也吸引到三万五千多人参加。

《暴走大事件》之死

作为一家以漫画创作起家的互联网公司,暴走漫画也一直有着自己的动画电影梦。他们用前后共7年的时间,磨出了开头那部《未来机器城》。这部电影由阿里巴巴影业集团、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暴走漫画团队主导创作。影片改编自早年王尼玛创作的漫画《7723》。该片光是剧本的打磨,就前后耗费了4年的时间,中途还经历过一次彻底的推倒重来。可以说,这部片子倾注了整个团队的全部心血,但由于制作班底与外国团队沟通不顺畅,以及上映前的暴漫整改事件,最终本片并没有获得预期的市场反响,甚至一定程度上,拖累了整个暴漫团队的发展。

《暴走大事件》之死

原版的《7723》漫画非常简陋

网红孵化机

在最初的公司发展规划中,西安摩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设定为,动漫制作(不含影视制作),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策划等。可以看出当时的公司主营业务,应该就是暴走漫画。但在机缘巧合下,王尼玛这一形象诞生了,还因此衍生出了《暴走大事件》这一档网络综艺节目。

《暴走大事件》之死

随着节目越做越红火,暴漫团队逐渐摸索出了一套完整的网红、内容孵化模式。以王尼玛的成名为模板,他们开始逐渐培养新的暴漫网红角色。王尼美、唐马儒、张全蛋等人,接连登场。他们的发展成名之路,几乎都是在重复着王尼玛的模板——先在大事件节目中客串出场,凭借成功的角色塑造,建立起自己的品牌形象。随后,下放到各自的细分领域中,开启一档属于自己全新的栏目。凭借此前在大事件中积累的观众缘,为新节目带量。

《暴走大事件》之死

凭借这一模式,《王尼美快报》《暴走脑残片》《暴走玩啥游戏》等相继上线,无一例外都收获了一定的成功。由此可见,由节目孵化网红,再由网红孵化新产品的模式,在暴漫的产品线中,确实被验证为可行。

《暴走大事件》之死

但与此同时,潜在的问题也是不可避免的。其中最为核心的一点,就是这种固定的捆绑模式,会让网红与节目之间,彼此产生过度依赖效应。假设一旦网红人设崩塌,或是节目暴死,那么不光先前所有的努力将付诸东流,网红和节目本身,在互联网世界中都将难以再有出头之日。

而另一处隐藏的危机,则来源于暴漫团队本身的内部管理缺陷。根据不少暴漫前任员工透露,在暴漫公司内部,早期的人员管理策略非常混乱。对于稍早一些时候入职暴漫团队的艺人,公司甚至拿不出一份像样的劳务合同,多数只以口头协议的形式履行合作,颇有些理想主义色彩。即使后来有了正规的书面合同,合同内容往往也漏洞百出,一旦发生劳务纠纷,员工很难为自己争取到应得的利益。

《暴走大事件》之死

此外,当整个公司的发展步入快速上升期后,团队内部的管理依旧极度松散。工作中常常会出现分工不明确、难以追踪到实际责任人之类的管理问题。对于一家品牌内容量已经日趋复杂化的互联网公司来说,这样的管理效率显然是不合格的。

于是,矛盾的爆发很快就到来了。“真假王尼玛”事件,以及演员李迪的合同纠纷案,将暴漫团队内部管理的重大疏漏,彻底暴露在了公众面前,曾经被无数年轻人向往的暴漫团队,就此露出真实面目。

2017年的12月,微博认证用户“Bingolage”发布了疑似王尼玛角色扮演者的求助信息。从公布的截图来看,这位自称“王尼玛”的求助者,是王尼玛的扮演者之一。他声称自己正在遭受暴漫CEO任剑的非法拘禁、监控甚至威胁。同时还附上了和暴漫团队的聊天记录,图中的暴漫方员工态度强硬,聊天内容丝毫不讲情面,声称可以让这位“王尼玛”从此开不了口。

《暴走大事件》之死

在受到威胁后,这位“王尼玛”的表现也是比较硬气,多次发文声讨暴漫团队,通过此前已离职同事的微博“极品国产阿香”,喊话暴漫团队讨要说法。

很快,暴漫方面就此事作出回应,CEO任剑出来当面说明了情况。大致意思就是,此人确实曾经是暴漫的员工,但充其量只是普通的网管,并不是所谓的王尼玛真人扮演者,王尼玛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人,此人只是盗用了阿香的微博号散布谣言,并且此人还身负巨额的高利贷债务,将其塑造成了离职后反向讹诈公司的小人角色。

《暴走大事件》之死

双方就事实真伪展开了激烈的争论,“王尼玛”方给出了劳务合同的照片以及和王尼玛头套的合影,而任剑和暴漫那边也动用了紧急公关手段,一方面想将此事私下和解,另一方面也想继续维护住“王尼玛从始至终都是同一人”的品牌形象。

《暴走大事件》之死

《暴走大事件》之死

最后,双方达成了线下和解,“王尼玛”承认自己是在恶意博眼球,通过阿香的微博账号作出道歉。暴漫方面则将事情的风波尽快压下,继续维护住王尼玛的IP价值。而那位真名叫作秦焦的“王尼玛”,在事发多年后的采访中,依旧保持自己原先的观点,并且声称事后任剑给了他一笔度假基金,此事就此画上了一个并不完美的句号。

《暴走大事件》之死

此后,暴漫加强了对旗下艺人的管理,以防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但一年后发生的演员李迪合同纠纷案件,却又一次将这个在员工管理上存在重大疏漏的团队,推上了舆论探讨的风口浪尖。

2018年8月8日,原暴走大事件艺人,唐马儒的扮演者,演员李迪,在个人微博上发布文章《我不是唐马儒》,将自己与暴漫团队积攒数年的恩怨公之于众。

《暴走大事件》之死

在这篇文章中,他详细介绍了自己当初加入暴漫,成为唐马儒,并最终与暴漫决裂的经历。他在文章开头写道“ 唐马儒是谁?他是“首席鉴黄师”、“肯打鸡CEO”还有“拔粪青年”,但至少,现在已经不是我曾经扮演过的那个形象了。”表明自己与唐马儒这个荧幕形象,将彻底摆脱干系。

《暴走大事件》之死

文章中,李迪说自己最初作为唐马儒出镜时,还并不是暴漫团队的正式员工,相当于友情出演的龙套角色。可没想到唐马儒一出境后,立马就火了,加之他本人也非常乐意去饰演这样一名角色,所以双方的合作也就顺利进行了下去。但此时的李迪,并没有和暴漫签订明确的劳务合同,基本上只能算是演一场算一次报酬的兼职。

当暴漫逐渐做大后,李迪还被要求频繁出席暴漫的相关活动,这些活动占用了他大量的私人时间,并且暴漫方有时也不会支付他相应的报酬。虽然他也有向暴漫提出过正式加入的想法,但一直被各个部门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没有下文。

《暴走大事件》之死

李迪给出的劳务合同,图源知乎@游人泡面

在这之后,暴漫确实曾提供给李迪一份劳务合同,但上面的条款要求李迪需要时刻服从暴漫的安排,全心全意扮演好唐马儒的角色,不能有丝毫的个人情感和意见。俨然一副签署“卖身契”的态度,这让李迪难以接受。在2016年,他私自对外发表了自己和唐马儒脱离关系的声明。

这份声明发出后,李迪收到了仲裁庭的通知,暴走漫画起诉李迪违约,要求其赔偿违约金200万并回到公司继续履行合约内容。经过一番协商,最终李迪支付了20万的赔偿款,并解除了双方的合同雇佣关系。

《暴走大事件》之死

而在这之后不久,当李迪按时缴纳完20万的赔偿款后,又得知暴漫方面已经于数日前,向深圳法院申请了此次赔偿的强制执行。如此决绝的行事手段,让李迪彻底对暴漫失去了期望。于是,在八月份再次站上法庭后,他写下了这篇文章,直接点名了王尼玛和任剑。微博评论区里,支持他的占据了绝对的多数。

之后,暴走漫画CEO任剑再次登场,发表了一份猛打感情牌的个人声明。在这份声明中,他并没有急于去反驳,李迪指出的暴漫内部存在的各项问题,反倒是开始聊起了创业的艰辛。言下之意就是,指责李迪没有和团队一起继续走下去,大家原本都有光明的未来,但你李迪却只顾眼前的蝇头小利而黯然离场,如今把整个团队推向了舆论声讨的顶点,是不仗义的行为。

《暴走大事件》之死

而李迪随后也以一篇《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以示回应,双方互相指责,你来我往,引得围观的吃瓜群众,一片叫好。暴走漫画的品牌形象,也因此大受影响。

《暴走大事件》之死 

没有人是当代鲁迅

还是说回《暴走大事件》这个节目。事实上,最终让整个暴漫团队,以及《暴走大事件》这档节目元气大伤的事件,并不是《未来机器城》的惨淡票房成绩,也不是团队成员的内部纠纷,而是暴漫在长期的运营中,通过不断出圈的言行而“引火上身”所致。

作为一个国内受众最为庞大的顶流自媒体,《暴走大事件》在节目中传递价值观时的激进态度,其作为面向公众的节目,所表现出的淡薄的社会责任感,以及内容取材本身,为了吸引更多流量关注,而猛打擦边球,试探舆论道德底线的行为,都是如今越来越多人对其表示反感的原因所在。

我们前面提到过,早期的《暴走大事件》以报道吐槽奇葩社会新闻为主,节目风格轻松幽默,对于观众来说是一档非常“下饭”的节目。

《暴走大事件》之死

而随着自身品牌影响力的逐步扩张,《暴走大事件》越来越倾向于将自己定位为社会主流媒体,或者是舆论引导者、意见领袖。希望通过自媒体的形式,报道更多直击社会问题核心的事件。

这本质上来说是件好事,他们曾先后曝光过山东临沂的杨永信和他的网瘾治疗中心,江西南昌豫章书院体罚监禁学生事件,以及社会上大量的违法乱纪行为,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反响,也因此为《暴走大事件》节目增添了不少名气和社会关注度。

《暴走大事件》之死

因为敢做敢说,无畏各方施加的压力,《暴走大时间》和王尼玛在那段时间里,成为了无数年轻观众心目中的精神偶像,被称赞为“当代鲁迅”,成为了社会正义的象征。

但随着节目越做越多,《暴走大事件》本身作为自媒体,在内容创作上展现出的局限性,也逐渐暴露出来。

其中最为致命的问题就在于,《暴走大事件》本身带有恶搞意味的节目风格,犀利的点评方式,已经不再适用于如今变幻无常的社会舆论环境。日益壮大的品牌影响力,使得节目的观念表达欲望必然要有所收敛。总而言之就是,他们必须为自己的言论导向作用,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人们可以接受过去的大事件嬉笑怒骂,随意抨击社会事件,输出自己的价值观点,但当其影响力足以动摇社会上某类群体的价值观念时,这种无所顾忌的表达方式,就不再适用,否则必然会为他们招来祸患。

于是,2018年暴走大事件被搬到了屠宰的案板上。起因源于其在公共平台上发布的一段视频内容。在这段视频里,暴走大事件节目引用了董存瑞舍生炸碉堡的英勇事迹,将其与自己想要抨击的电视剧植入广告现象结合,以电视剧中炸碉堡被植入广告为契机,通过恶搞的形式营造出一种荒诞的节目效果。

《暴走大事件》之死

在经过剪辑后,这段视频所呈现出的内容连贯性,又是另一种与原版截然不同的效果。有人认为这段视频涉嫌侮辱英烈,而将其举报。很快这件事便在全网被闹得沸沸扬扬,由于当时《英雄烈士保护法》刚实行没多久,《暴走大事件》的这一操作,简直是直接就撞到了枪口上。很快就被扣上了“侮辱英烈”的帽子,遭到全网的抵制。

《暴走大事件》之死

随后,包括今日头条、优酷、爱奇艺在内的多家主流平台,都对暴走漫画及其相关账号,进行了停止使用或是封禁处理。暴走旗下的所有节目都被紧急喊停,其中就包括当时即将上映的《未来机器城》。

5月17日,王尼玛在微博发表道歉声明,承认团队监管不力,在内容审核上疏忽大意,才导致了此次“侮辱英烈”事件的发生。并就此事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表达最诚挚的歉意。

《暴走大事件》之死

在这之后,开国将领叶挺的后人,又将《暴走大事件》栏目以及背后的母公司告上法庭,风波继续蔓延,导致整个暴漫团队都陷入停滞不前的境地。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调整后,才逐渐恢复节目的更新,但不可否认的是,经历了这次事件后的《暴走大事件》,在节目各方面的内容表现上,都有所收敛。

《暴走大事件》之死

究其原因,本质上还是在于,《暴走大事件》目前并没有能力承受过多的社会期待,节目本身在管理上存在的缺陷,以及自媒体本身的内容局限性,使得它根本无力承担“当代鲁迅”的赞誉。

又或者说,这个时代其实并不需要什么“当代鲁迅”,《暴走大事件》作为一档网络综艺节目,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引导舆论价值导向”的作用,它所做的事情,本质上是一种投机取巧的行为,因为它无非是将社会大众,对某件热点新闻的观念以及认知,进行大范围的收集总结后,包装成更符合自媒体定位的价值观予以输出。这既让它蹭到了时事热点,又能保证自身观点受到多数观众的支持,根本上,只是一次以资本为目的的品牌营销手段。

回归初心、回光返照

《暴走大事件》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这点目前还很难说。

自从第六季于2019年6月正式完结后,整个暴漫团队都几乎陷入了沉寂的状态。如今一年的时间过去了,除了偶尔更新几期《暴走小事件》找回一点存在感外,已经很少有人再去谈论起,这档曾经风光无限的网综节目。经过这一年各种新闻大事的洗礼,很多人逐渐意识到,类似于大事件这样性质的节目,在如今的舆论环境中,已经越来越难以立足。大事件之死,似乎已成定局。

《暴走大事件》之死

直到今年的10月8号,暴走漫画的官方B站账号,突然正式宣布了《暴走大事件》第七季将于10月16日回归,除了保留原班主流人马外,此前陷入合同风波的演员李迪,也将重新以唐马儒的身份回归,这看上去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暴走大事件》之死

但第七季的回归,是否会帮助暴漫收获往昔的辉煌,这断然不是通过一期节目能够下定论的。虽然在动态的评论区里,期待回归的观众早已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但摆在《暴走大事件》和整个暴漫团队面前的烂摊子,显然不是观众能够想象的,他们还是要耗费上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收拾干净残局。

《暴走大事件》之死

又或者,这次的回归只是节目最后的挣扎。毕竟在如今的网络环境中,缺少一个《暴走大事件》节目,并不会对人们的生活造成多大的影响。沉寂了一年之后的大事件,还能否跟上如今的时代步伐,这同样是整个暴漫团队需要考虑的问题。

一切,都只能等第七季节目正式上线后才能见分晓。

0
玩家评论
参与人 0,评论数 0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