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大木大木大

时间:2020-10-07

科技有意思。

把人类排泄物当成原材料,做出切肉刀的人,获得了“诺贝尔材料学奖”。一群杀手,因为极具商业头脑,把“悬赏任务”拼给他人,获得了“诺贝尔管理学奖”。把人类吸入会发出唐老鸭声音的氦气,给一只鳄鱼吸,并观察鳄鱼是否会发出唐老鸭声音的人,获得了“诺贝尔声学奖”。

当然,在这个“诺贝尔”前,要加上一个“搞笑”。

用人类排泄物制刀和接单杀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奖选中

不久前,一段关于“我国五杀手获诺贝尔奖”的趣闻,在各大社交媒体疯传,人们看到这个标题难免产生一丝好奇。毕竟,“杀人凶手”和“诺贝尔奖”怎么想都无法联系到一起。

但如果这是“搞笑诺贝尔奖”,自然一切皆有可能。

事实上,获奖者虽然是“杀手”,但在本次事件中,被悬赏的那位受害人很幸运地并未受到伤害。这也正是他们能够获得“搞笑诺贝尔管理学奖”的原因。那5名如今已被抓捕的“搞笑诺贝尔管理学奖”得主,靠着层层利益分配,形成了每个人都不亏的一条利益链。

用人类排泄物制刀和接单杀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奖选中

故事是这样的。雇主买凶杀人,悬赏200万;杀手A接单后,以150万的价格发布任务,杀手B接单;杀手B以50万的价格移交任务给杀手C;杀手C又以20万的价格移交任务给杀手D;杀手D以10万元的价格移交任务给杀手E。

杀手E认为10万元不足以“买命”,于是想了个更“好”的办法,他直接与任务目标联系,交代了买凶杀人的事件。并提出希望任务目标可以配合制造“假死”证据,使两人“互利共赢”。故事中的目标十分配合,协助杀手E制造了证据,并听了杀手E的“假死小贴士”,悄悄前往远方城市“躲”了十天。此后,目标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报了警。在杀手E完全暴露的情况下,警方顺藤摸瓜,揪出了背后这条层层外包的“买凶杀人链”。

用人类排泄物制刀和接单杀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奖选中

显然,目标事后的报警选择十分正确,否则这条有些滑稽,但足够可怕的“买凶杀人链”就不会暴露在阳光下。但从某种角度,在这条链子里,雇凶者、杀手ABCDE和任务目标都“成功”了。

杀手A、B、C、D降低了自己实际杀人作案的风险;杀手E完全规避了杀人风险,直接和任务目标摊牌;任务目标听了杀手E的建议,保护了自己的生命;唯一金钱损失最大的雇凶者,也没有真正背上“成功买凶杀人”的罪名。

足够魔幻的现实,让这件本与科学无关的事,获得了“搞笑诺贝尔管理学奖”。但如果我们认为,所谓的“搞笑诺贝尔奖”只是一本单纯的“段子大全”,那可是大错特错。虽然它确实可以说是一本“段子大全”,但却没有那么“单纯”。

比如,用人类排泄物制刀的“搞笑诺贝尔材料学奖”,就并不只是为了博君一笑。

用人类排泄物制刀和接单杀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奖选中

加拿大人类学家韦德·戴维斯在一本名为Shadows in the Sun的书中,讲了一个著名的因纽特人故事。一位不愿意迁移冰屋的老人独自留在了冰上,家人为了让他迁移,拿走了家中所有生产生活工具。一天,老人在冰屋外方便时突发奇想,既然排泄物在冰天雪地如此坚硬,为什么不用它来制作工具呢?

撸起袖子说干就干。这位因纽特老人用手接着未定型的便便方便,在便便失去热量的同时,手动操作它的形状。最后,他在冷冻成型的便刃上涂上唾液,一把坚固的便刃就此完成。老人用便刃顺利杀死了一条狗,取出狗的骨头制成一张雪橇。从此,被另一条狗拉着消失在冰上。

用人类排泄物制刀和接单杀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奖选中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有味道的故事。但美国肯特州立大学和克利夫兰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研究人员,对便刃究竟能否在技术上实现的可能,表示了怀疑,本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他们开始了一次实验。

他们安排研究人员,按量摄入和因纽特人饮食习惯相同的高蛋白、高脂肪酸食物,以便收集实验材料。在材料收集完成后,他们通过陶模法和手捏法,制造了两把材料相同,只有制造方式不同的便刃,并将两把便刃保存在零下20摄氏度的冷冻室内。

为了验证“便刃能否杀死动物并切皮取骨”,他们从市场搞来了一些猪皮和猪肉,反复试验后,两把便刃都无法切开猪皮、猪肉。为了增加实验准确度,他们怀疑问题是否出在材料生产者身上。于是,又按照相同的食谱,找了多位研究人员“取材”。

用人类排泄物制刀和接单杀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奖选中

最后经过多次严谨的尝试,他们得出了“便刃无法处理动物尸体”的结论。因为在实验中,便刃连猪皮都无法切开,只能在尚未冰冻还带有温度的猪皮上留下一道“刃痕”,他们在尽可能还原,甚至更轻松的条件下进行了实验,但结果却仍然无法证明“便刃可以处理动物尸体”。

到了此处,我想,在这个有味道的实验背后有些什么,我们已经可以窥见一些门路。这群科研工作者在最专业的环境下工作,设计实验步骤,得出结论并写出实验报告,实验内容当然重要,但他们所表现出的态度,更加重要。

用人类排泄物制刀和接单杀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奖选中

在实验报告书第四部分“讨论”环节的最后一段,他们表达了实验结果背后的观点。他们认为社会叙事和政策往往建立在人类学和科学基础之上,在这个事件中,“便刃可以处理动物尸体”的观点被大众广泛接受,但这种说法并未得到科学证实。

用未经检验的观点作为论据,去证实像是“早期人类都足智多谋”的理论,即使后者是正确的,也严重缺乏了一种认真对待事物的态度。人类学家必须积极寻找未经证实的观点进行研究,但与此同时,通过测试去证实这些观点的真实性,同样很有必要。

用人类排泄物制刀和接单杀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奖选中

在本次“搞笑诺贝尔材料学奖”背后的“便刃实验”,体现的是求真务实的科研工作态度。

同样的另有深意,也发生在此前提到的,让鳄鱼吸入氦气观察反应的“搞笑诺贝尔声学奖”。这个实验能够获奖的原因,明面上写着“他们让一只雌性扬子鳄在充满氦气的密闭空间里吼叫”。但事实上,这是为了观察扬子鳄是否表现出了声学共振现象。而这种研究,可能有助于了解更多鸟类和鳄鱼的共同祖先,也就是已经灭绝的恐龙。

自从1991年创办以来,“搞笑诺贝尔奖”就总和正牌的“诺贝尔奖”,有着紧密的联系。每年负责给“搞笑诺贝尔奖”获得者们,颁发A4纸打印的荣誉证书,以及10万亿津巴布韦币(折合人民币约2角左右)的人,都是“诺贝尔奖”的正牌得主。

用人类排泄物制刀和接单杀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奖选中

有趣的是,今年因为疫情特殊情况,负责进行网络颁奖的,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安德烈·海姆,曾在2000年,因为利用磁悬浮技术浮起一只活青蛙,获得过当年的“搞笑诺贝尔物理学奖”。十年后的他,获得了正牌的诺贝尔奖,也成为世界知名的大科学家。

很明显,这些今天拿着“搞笑诺贝尔奖”的科研人员,在未来,都有机会成为“诺贝尔奖”的有力竞争者。而对于科研工作的求真态度,很可能会在他们受到前辈鼓励后,在未来得到延续。

用人类排泄物制刀和接单杀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奖选中

同样地,“搞笑诺贝尔奖”存在的价值,也在于让大众对科研工作者,产生更有温度的理解。

在历届“搞笑诺贝尔奖”的颁奖典礼中,都有一个雷打不动的,由观众向领奖台投掷纸飞机的习俗。在今年的网络颁奖环节中,节目组收集了各地网友投掷纸飞机的视频,剪辑到颁奖环节,成功继承了这一“习俗”。

事实上,纸飞机很有可能,是人们在幼年时距离科学最近的一次。“玩纸飞机”的过程,包含了收集、制作和实践的步骤。它意味着,每个人都有机会,近距离接触科学技术。即使无法理解原理,人们至少也能够理解“科学确实可以有趣”。

用人类排泄物制刀和接单杀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奖选中

无独有偶,美国媒体前段时间盘点了一条名为“最浪费政府资金的20项科学研究”的榜单,科学家胡立德的三项研究榜上有名,它们分别是“一只被淋湿的狗,摇摆甩尾多少次,才可以把自己弄干”“蜜蜂的毛多,还是松鼠的毛多”以及“一匹赛马尿尿要多长时间”。

看上去,确实还蛮“浪费政府资金”的。

用人类排泄物制刀和接单杀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奖选中

但在一次演讲中,胡立德带着诙谐的语气,和听众们普及了这三项研究背后的深意。得出狗摇摆甩尾弄干自己需要4次的研究,是从不同动物甩干自己需要的时间不同,探索其原理去设计更容易甩干的材料。这项研究如果成功,有机会达到高效使用能源的成果,为节能提供助力。

得出蜜蜂毛多的研究,已经应用到了医疗行业,工程师发明出了因为带“毛”,所以能够增加更多药物,帮助治疗伤口的药贴。得出赛马和包括人类的众多动物相同,尿尿都需要21秒左右的研究,则有助于让人类更加了解流体力学,帮助到类似水利建筑的大型工程。

没有一个研究,真的毫无作用。

用人类排泄物制刀和接单杀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奖选中

胡立德在科研上的好奇心,除了来自于都是科学家的双亲,还可能源于他的本科导师以及他本科导师的导师,都曾经凭借类似“扎马尾辫的人跑步的时候头发是怎么甩动的”的研究,获得“搞笑诺贝尔奖”。

显然,在这段对于科研精神的传递过程中,他们不仅让科学在大众眼中,变得有趣起来,还证明了那些看上去毫无价值,甚至挂上“浪费资源”标签的科研工作,同样有其背后能够造福全人类的巨大价值。

好奇心,正是推动人类向前进步的力量之一。

用人类排泄物制刀和接单杀人,为什么会被诺贝尔奖选中

回到本届“搞笑诺贝尔奖”中,有件值得一提的事。“搞笑诺贝尔奖”除了具有求真务实的科研态度和大众理解下的幽默元素,还存在着一些黑色幽默精神。

比如,今年“搞笑诺贝尔医学教育奖”的评语是“向人类展示了政客如何比医生和科学家更能立即影响民众生死”,而获奖者之一有着我们熟悉的名字——唐纳德·特朗普。

可以说非常黑色幽默了。

0
玩家评论
参与人 0,评论数 0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