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起无风

时间:2020-07-21

时间一长,那些原本英雄盖世,豪气吞天的人物,会不会只能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前段时间,网文圈内引发了一起小地震,起因是晋江公布的一则公告: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简单来说,是小说里不允许出现自杀情节了。一时间,晋江网文圈炸了锅,作者们焦头烂额,纷纷倒苦水,“牺牲自己,为大义能不能写?”“设定是自杀穿越,这个也不行?”“靠牺牲拯救苍生也不能写吗?”

这个模糊不清,没有明确说明的公告,让不少作者惶惶不安,自己写的自杀要不要改,需不需要改?平台没有一个准信,心里也没一个底,生怕踩了雷。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光在论坛上讨论,也讨论不出结果,问编辑,编辑也个个语焉不详,提炼出一个重点就是——他们也不知道,不过为了安全,还是尽量别写,写了也权衡一下利弊,改一改。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具体要怎么改也没说,全靠作者对这则公告的理解。这事传出网文圈外,也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不过大多是讽刺、调侃晋江的段子。

有位博主就以此为题,写了个“以后刑事案件可以直接排除自杀”的段子: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还有人讽刺:“2020年,是2020年吧?”

很快就有人“反驳”:“其实1920年都比现在写得多。”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也有人十分不解,表示“他杀会显得比较委婉是吗?”

有人搭茬:“不,他杀涉嫌宣传暴力”。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其实也不怪作者和吃瓜群众反应大,晋江之前就因为色情问题被约谈过好几次,战战兢兢地搞过类似的“一刀切”了。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拿色情问题来说,什么算色情,什么又算擦边球呢?之前也没有一个准确说法,而且站内处罚严厉,审核机器又有点魔幻,只要和出格的关键词沾点边,作者就得进小黑屋,严重的还有可能封号。

作者们叫苦不迭,又必须按照标准来,只能一边试探晋江的底线,一边如履薄冰地对抗神奇的审核机器。后来,还真让她们摸出一条新路——脖子以下的亲热场面不写。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结果,平台和作者的博弈,造就了一场啼笑皆非的大型魔幻阅读现场。读者们永远想不到,在描写到气氛微妙处时,作者为了过审,是怎样让他们出戏的。

比如“微微掀开被子,想往下看看,又怕过不了审”。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再比如,双方情到深处拥吻在一起,读者正高兴呢,结果“之后的事情在这个网站不太好讲”。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只可意会,不可明写的“安全套”: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以角色的口吻,表达作者对平台本身的不满,顺便打破读者情到深处的悸动,“你刚刚,有点打晋江擦边球了。”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艺高人胆大的作者,直接练就一身理工科“意识流”的本领,哪怕描述的细节和开车毫不相干,但读者就是知道写的是什么。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有理科,自然也有文科。文科“意识流”上来直接整一段文言文,如果没有细细品味,还以为看错了书。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不过这些小聪明,在神奇的审核机器面前,都只是弟弟,审核机器人会紧盯关键词,哪怕矫枉过正,也不准错放一个。所以,对于读者而言,关键词成为了“口口”,想要领会作者意图,就必须联系上下文,再揣摩语境,把这完整的对话填写出来。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以此为例,如果将《武林外传》中,秀才最著名的“我杀了谁,谁又杀了我”这一段话放进晋江,会变成怎样呢?

答案显而易见:“我口了谁,谁又口了我”。那么“连环杀人犯”呢?——“连环口人犯”。不仅如此,还有“奶奶头晕了”,成为了“奶口口晕了”。不审核还好,一审核反倒让人想入非非。

类似的段子很多,只不过是对晋江真实审核水准的调侃,现实往往比段子还魔幻得多。

例如“我悄口口地溜过去”。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审核直接把敏感词“咪咪”给屏蔽了。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还有“帮我拿一口口温计”。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摸索出经验的读者,很快就知道了答案——“下体”。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以及“叫口口丽丝”。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正确答案:“叫做爱丽丝”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不难看出,晋江本意是和谐色情内容,结果这么一搞,反倒闹出了笑话。

好笑,却也不太好笑。

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低门槛的网络文学,在市场的刺激下野蛮生长,网文作者急剧增多,良莠不齐的弊端也暴露出来,有些作品立意好,文笔优秀,有的作品则为了更高的点击率,打擦边球,充斥着各种淫秽色情的内容。

平台无法有效率地处理庞大的作品库,更无法一个一个甄别作品的好坏,在市场的需求下,默认了这种创作手法,可这样的情况一旦泛滥,势必遭受政策的管制。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平台被约谈,为了避免“背锅”,采用了严厉的审核机制,一刀切确实可以避免一些问题的出现,但“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处理方式,不仅把杂草除了,连着生息的土壤都一并铲了。

戴着镣铐跳舞会打击到作者的积极性,因为一些审核制度闹出来的笑话,会让读者有种“喂屎”的感觉,长期以往则陷入恶性创作的闭环之中,而扼杀艺术,把网文创作逼近死胡同,只是时间问题。

回归正题。在文学创作中,自杀一直是个重要的母题,人物最终选择自杀,诱因有很多种:为了爱情反抗封建礼教,比如《孔雀东南飞》;战争失利对现实的绝望,比如《乌江自刎》;剔骨肉还父母,反抗父权的封建社会,比如《哪吒闹海》。

他们正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可在创作环境的恶性闭环之下,突然有一天,囿于文学的人物发现自己无法自杀了,“焦仲卿回望兰芝的内房,心中悲戚直涌心头,兰芝死了,独自苟活还有什么意思?他将头套进绳索,一踢板凳,挣扎间,晋江抱住了他,将他放在了安全的地方。”

一个失意的男人在绝望的情绪下,被剥夺了选择的权利。

“四面楚歌之际,项羽万念俱灰,于江边横刀自刎,脖颈处鲜血汩汩流出,他却无论如何死不了,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时,虞姬在一旁幽幽地说道:大王,别想了,这里是晋江。”

一个豪情万丈手握重兵的统帅,在战事失败即将遭受侮辱时,被剥夺了体面离去的权利。

“四海龙王水淹陈塘关,为了全城百姓安危,哪吒挺身而出,正准备拔剑自刎,此时李靖惊怒的声音传来:吒儿,先从晋江离开!”

一个悲愤交加的孩子,为了全城百姓,在紧急关头失去了自决的权利。

当一位丰满人物的行为举动,因各种审核理由戛然而止时,当原本正常的语句,因为严苛的审核标准变得面目全非时,那么讽刺意味浓厚的段子也随之而来,“先烈临刑前,慷慨激昂地说:‘同志们,黑夜总会过去,光明即将到来!’,一旁的刽子手打断他:‘闭嘴!都快死了还他妈想着夜总会呢?’”

段子反映了现实,也不得不令人思考,创作氛围的逐渐紧缩,会不会使人物的精神内核萎靡?时间一长,那些原本英雄盖世,豪气吞天的人物,会不会被迫以晋江允许的方式“死”去?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0
玩家评论
参与人 0,评论数 0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