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大木大木大

时间:2020-06-23

总不能一刀切。

2020年6月1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了新浪微博负责人,针对微博在前段时间热门的“网红张大奕当天猫总裁蒋凡小三疑云”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等问题,责令其整改。主要要求为,自6月10日15时至6月17日15时,暂停微博热搜榜更新一周。

于是,就有了时间凝滞的6月10日微博热搜榜,以及微博历史上最热,更最“保温”的51条微博。这让我们有了更多时间,去静下心观察,这51条热搜都是些什么内容。而新浪微博的热搜榜,又成了怎样的一种存在。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在统计内容并分类后,51条微博大致上可以分为5类:12条国际新闻、9条国内新闻、7条趣事、16条娱乐圈相关,以及7条商业广告。因为娱乐圈的艺人八卦,譬如一些影视剧的拍摄花边,和广告的界线十分模糊,所以以艺人为主体的部分软广,按照娱乐圈相关计算。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在置顶的“中国人均收入35年增加22倍”之外,热榜前十信息的“干湿”比例是五五开。“干货”是“教育部要求严格留学生资格申请”、“央视对话郭杰瑞”、“钟南山李兰娟张文宏禁毒宣传片”、“南方汛情”和“美国暴乱”。“水货”是“618断货王空气霜”、蔡徐坤相关的“情人舞挑战”、“杨幂水亮大眼”、“彭昱畅女友”以及“明道方承认已结婚生子”。

仅前10的热搜榜单,我们就不难看出一些问题。比如十分显眼却排名最低的“美国暴乱”,又比如踩在“南方汛情”头上的3条娱乐圈消息,“蔡徐坤跳舞”、“杨幂水亮大眼”和“彭昱畅女友”。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有嚼头的内容,并不仅热搜榜前10条。在余下的40条热搜里,还出现了一些有趣,又极具概括性的话题。比如娱乐圈新闻加上广告后,将近50%的极大占比;比如排名第15,被误认成香港同名景点,被博主不加求证粘贴香港景点故事传播,实际却位于南非秘鲁的“新娘潭瀑布”;又比如排名42,点开之后却一片空白,显然已经被“下”,却在这个特殊时期,只能尴尬“保温”的“深圳学区房隔一条街单价差8万”。

被“暂停”的榜单,直观地反映出新浪微博,作为中国最大的网络互动平台,所存在的一些问题。

饭圈后花园

微博的最大用户群体是什么?换句话说,在新浪微博,占据真正“主场”地位,常常搅风搅雨,微博的真正“主人翁”是一个什么群体?

答案很简单,饭圈。今天,微博已经成为了饭圈的后花园。

2020年上半年,最火、最“出圈”的饭圈新闻是什么?我们也许很难筛选出第二第三,但第一却毋庸置疑地属于艺人肖战的粉丝“肖战粉”。“肖战粉”们因为一篇带有“侮辱”、“女化”和“隐晦色情”描写的,自家偶像成为主角的同人文,于是便“群策群力”,通过举报将同人网站AO3置于“网络长城”之外。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简单地说,就是有人在超市里,看到了自己不喜欢的商品。心生不满的他们,召集到了一批伙伴,手拉着手肩并着肩去砸超市。如果实在砸不了,也得把去超市的路给封了,不能让别人去消费。

随后,这场“AO3举报运动”迎来了大敌“抵制肖战运动”。大量网友自发抵制艺人肖战代言的一切产品,“肖战粉”成为众矢之的。他们中有的选择以沉默来避风头,有的坚持将斗争进行到底,有的尝试将“火力”从正主转移到伙伴个体。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无论他们做了怎样的选择,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以“肖战粉”的失败告终。肖战工作室也发表了一封声明“抱歉占用公共资源”,希望将这个害大于益的热点,迅速降温。

网友们浩浩荡荡去反攻“肖战粉”,将粉丝行为上升到正主担责,也许不只是针对肖战和“肖战粉”。很多不关注娱乐圈的网友,也许希望用这样的行为,发泄对娱乐圈,或者说是对饭圈的不满。

网友苦饭圈文化久矣。

饭圈文化依附于互联网,围绕“艺人”产生。艺人不是什么新生事物,文艺工作者总是大部分人娱乐生活的重要寄托。今天,因为有互联网的“加持”,很多“传统”事物有了新款式,比如“流量艺人”。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互联网时代,注意力经济大行其道,流量直接意味着商业价值。“流量艺人”即是人气高、商业价值高的新生代偶像。但随着“流量艺人”概念的爆红,越来越多的质疑也开始出现。对比起从前,凭借实力,靠作品博出位的艺人,流量艺人的专业水平,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你很难把《斗破苍穹》和《西游记》放在一起比较,不是因为《西游记》地位太高,而是因为二者没有可比性。因为所处时代不同,大众喜闻乐见的主流文学也不同,甚至对“作品”和“美”的定义标准都不同。但即使如此,它们仍然有个共同点。它们都在彼此的时代,给读者提供了不错的阅读体验。

你大概知道我的意思,我接下来要对比的,会是两个不同时代的艺人。他们都有,或者有过一批狂热粉丝,都受到过批判,也都获得了商业的巨大成功。这两个名字是刘德华和蔡徐坤。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1961年出生的“华仔”刘德华,和1998年出生的“KunKun”蔡徐坤,是两个不同时代的“顶流”代表。1981年,20岁的刘德华出演个人首部电视剧《江湖再见》,正式踏入娱乐圈。2018年,20岁的蔡徐坤获得《偶像练习生》获票数第一,正式“C位出道”。

少年成名的他们,遇到了相同的困境。粉丝狂热行为带来的社会舆论。在“华仔”正红的年代,甘肃女孩杨丽娟为与华仔见面,逼迫父亲变卖家产,筹备自己的追星资金。直至父亲自杀,追星13年,已经不是女孩的杨丽娟幡然醒悟,却为时已晚。这样极端的例子,还有湖北女孩敖艳红,自称为华仔守身30年,今生非华仔不嫁。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相比较曾经年代,如今的追星方式,有了很大不同。因为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群体的交流越发便捷。极个别个体的线下极端行为越来越少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呼百应,共同在XXX全国后援会为艺人打Call,又或者参与其他的线上集体应援活动。

可无论换成什么形式,狂热粉丝为艺人带来的,那些引起人们反思“追星狂热”的事件,从未消失。

2018年9月2日,“共青团中央”官博发布出一条推文,质疑通过“流量造假”营造出“炙手可热”假象,单条微博转发高达一亿次的某位艺人。文中列出多个证据,质疑“流量造假”现象。指出使用机器人号刷转发;单账号重复转发,数月转发量高达37000次;以及自己转发自己,“我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的一人转发链。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仅就截图和数据分析内容,不难发现这条一亿转发量微博的博主,正是“KunKun”蔡徐坤。

无论是从前的“华仔华仔我爱你”,还是今天的“守护全世界最好的❤KunKun❤”,艺人和粉丝的关系,总是很难说清。如果说从前,艺人是凌驾于粉丝之上的。那么现在,因为同行越来越多,娱乐圈出现了艺人主动迎合粉丝需求,维持热度的现象。

可以确认的是,艺人享受着粉丝群体的精神关爱,同时收获到切实的物质红利。粉丝们也在对艺人的奉献中,认识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在“圈子”中找到温暖的同时,依靠对艺人的给予,为精神世界增添更多色彩。

类似的相互依存关系,还出现在了微博和“饭圈”之间。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2009年8月,我国第一家带有微博性质的网站“饭否”被整改。同年,新浪微博加入微博客战场。在它发展的早期,正是因为使用了和新浪博客相同的推广思路——花重金邀请知名艺人入驻,才吸引到了大量用户。粉丝们希望得知艺人的更多信息,如果是本人直接表达,未经过媒体编辑的“一手消息”自然最好。于是,新浪微博成功接下整改中“饭否”的大批用户,并在后来的日子,击败网易和腾讯的微博平台,奠定了微博客界的统治地位。

在砸钱结束后,紧跟着自然是变现。今天,围绕着新浪微博平台,已然形成了一条长长的产业链。在这条链子上获利的人,有链子的主人——新浪,也有一个依附微博获利的新生儿。它是互联网时代注意力经济的最好诠释之一,不同于“流量艺人”的“营销号”。

财富密码

先来聊聊微博不难理解的生财之道。平台做大了,流量就多了。流量多了,自然得考虑变现。怎么变现?左右是个是广告位。挣不挣钱?是真挣钱。

在微博公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中,2019年全年净营收17.7亿美元,而2019年全年广告和营销收入是15.3亿美元。显然,广告和营销收入是微博最大的收入来源。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在这个广告和营销收入上,给微博“送钱”的人,不难猜到有艺人背后的团队,有传统商业品牌逢年过节露个脸。这和传统电视广告的投放方,大抵相同,是我们熟悉的那种“传统广告”。

但还有一批依附于微博广告和营销产生,并籍此获利的群体。要介绍它们,还得扯到点自媒体的早期发展。

2003年,美国学者谢因波曼与克里斯威理斯提出了“Wemedia”概念。概念的定义很严谨——普通人经由数字科技强化,与全球知识体系相连后,产生的一种提供与分享自己新闻的途径。而“wemedia”翻译过来就是“自媒体”。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2005年,“部落格”即博客概念被大众接受,成为网络文化现象。人们得知自己也可以在网络拥有一片天地,和所有网友分享自己对时政、社会和文学的看法,甚至只是鸡毛蒜皮的生活小事也可以畅所欲言。

2008年,博客文化发展进入成熟期,新浪、搜狐、腾讯和网易成为这一时期的“四大门户”,名人、企业几乎都开通了“官方博客”。“草根”也能凭借发博成为“意见领袖”。与此同时,博客营销概念逐渐兴起,凭借博客捞到第一桶金的人越来越多。

2009年,新浪微博出现后,除了吸引到知名艺人和大批粉丝,也在后续迎接到大批“段子手”。综艺、养生、游戏、星座、动漫,只有想不到的分类,没有找不到的博主。微博140字的字数限制,让阅读和反馈高度浓缩。在大量“段子手”或者说“营销号”,让微博有趣起来之后,“刷微博”自然而然地,成了冲浪者们利用碎片时间最常见的方式。

早期进入微博,“占地为王”的“大号”们,获取到了最早也最大的一波粉丝福利。像“微博搞笑排行榜”这样早期就入驻微博的账号,今天已然赚的盆满钵满。如果说早期的“段子手”们选择了质量,会绞尽脑汁去想好段子。那么后期入场,涌现的大批“营销号”就选择了用数量取胜。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营销号”这个词今天带了太多贬义,我们通常将它和“标题党、洗稿、内容真实性低”等关键词联想。可在我的理解,上面所提到的那些营销号确实存在,但那只是最为低级的走量营销,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穿的那种。

高级一点的“营销号”就不同了,而谈到所谓的“高级营销号”,先得了解另一个概念——“做号”。

“做号”的概念可以这样举例。从前,铸剑师铸剑,得经过造磨具、熔矿石、去杂质、成剑坯、再锤磨、淬火和回火等多个阶段,最终的成品凝聚着铸剑师的匠心。现在,因为好剑太多,铸造流程也都在明面,一切都能通过流水线生产。“做号”特指的就是将“十年磨一剑”的匠心,改成“一年磨十剑”的流水线。

“做号”虽然从未站上台面,但在新媒体行业,早已不是个秘密。做号团队通过资本运作,通俗点就是砸钱,直接购买有一定粉丝基础的号,或者干脆买推广做一个“大号”,然后通过大号“带”若干小号。循环往复之后,小号就成了大号,大号又继续推小号,就出现了一条“可循环发展”的产业链。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如果说这是“鸡生蛋、蛋生鸡”的路子,那么,第一只鸡或者说第一个蛋,应该怎么来呢?答案很简单,还是砸钱。

我们来看一个故事。

唐朝有个诗人,两次“高考”都落了榜,成名之路看来是很难走了。但这位诗人还有一个长处——有钱。可在唐朝,不能买热搜推广,有钱该怎么成名呢?

有天他走在大街上,看见一群人扎堆看热闹。原来是个卖琴的,开口就是百万钱的天文数字。这人想了个主意,直接掏腰包把天价琴买了。再和所有围观的人通知“我明天在XX大酒楼弹奏,各位老少爷们有想过来玩的,尽管都来”。

过了一天,这人带着琴到了XX大酒楼,在中间一站,琴一搁。酒楼是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有钱的没钱的都来凑热闹。这哥们一开口“兄弟我,四川来的XXX,写了文章几百卷,在你们京城东奔西走,天天吃马车尾气,没人在乎!这么一把下等人弹的破琴,不值得老少爷们费心了”。

说完,这人咣当把琴往地上一砸,所有人都懵了。趁这功夫,这人安排好的伙计,开始挨个给满堂宾客分发诗文。于是他“一日之内,声华溢都”。

这个人的名字,叫陈子昂。对,就是那个在《登幽州台歌》里“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姓陈名子昂字伯玉的唐朝大诗人。这个故事记载在《唐诗纪事》的卷八《独异记》,真假咱们是不知道了。但陈子昂家确实很有钱,故事也确实很有趣。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换个角度看,这个故事的价值不仅限于有趣,还很实用。

当然,假如你今天买个老物件,开个直播,拿个锤子上去,就是大锤80小锤40,一顿瞎抡。那么恭喜,你可能触犯了我国《刑法》第324条第1款规定“故意损害文物罪”。即使你不碰法律边界,买辆豪车来砸。直播间弹幕除了“X家军牛逼”外,也一定会有“除了炫富你还会什么”、“富二代生活真好啊”或“哈批主播给爷爪巴”等“高频热词”。

不过你不是别无选择,你还有条名利双收的路子,去整个“微博抽奖”。这是在推广上砸钱,最直观的一种方式。

前段时间就有个最典型的砸钱推广,2020年4月,微博主“大亨”通过“微博抽奖平台”发了一条抽奖微博,在一个月后抽出一位粉丝送30万现金。今天去看,这条抽奖微博共有77万转发,推广效果显而易见。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这条30万现金抽奖微博的参与条件,是关注“大亨”和微博ID“浪里小草莓”的时尚美妆博主。当抽奖者关注了“浪里小草莓”,又会“惊喜”地发现,这个博主当时置顶的微博也是一条价值不菲的抽奖,参与要求同样是关注“浪里小草莓”以及另一个微博账号。

当你惯性点开另一个微博账号关注,又会发现新的置顶“抽奖+关注”。等你发现自己陷入了“无限关注抽奖循环”的怪圈,却还想顺着这条“抽奖链”搏一搏幸运女神的微笑,最后大约要关注20位以上的博主。

在惊叹“微博抽奖”使用效果之高后,我们得认识到,这不是什么需要批判的现象。毕竟这一系列操作,都符合规则。如果真有什么要批判的,那无疑是不该利用人性的弱点,但考虑到“法无禁止皆可为”,批判自然是毫无意义。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聊回钱的事,当小号“砸”成了大号,下个环节自然是变现。做号变现的方式可以简单分为两种。一种是干脆点直接卖号,经过运营,筛出粉丝群体,粉丝画像清晰,高转化率的账号不缺销路。另一种是安排自己人运营,接其他团队的推广,或者接对应品类的广告,比如美妆号接化妆品,科技号接数码产品之类。

那么,做号能赚多少钱呢?在一个第三方的推广网站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见,此前提到微博号“浪里小草莓”的推广价位。普通直发的价格在3万/条,而转发的价格在1.9万/条。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考虑到微博并不限制用户的发博数量,如果两小时发一条推广,早八点到晚十点也能发个七条。在网络上流传的“30人做号集团月入700万”消息,是否就增加了更多可信度?要知道,一个做号团队不会只有一个员工,而一个员工可以运营的,又不只一个账号。

当然,虽然“做号”是个商业行为,并且在结果上,确实达成平台、团队和用户之间,各取所需的共赢。可即使是“做号”,也有用心和不用心之分,一旦不用心做号的团队多了,那么微博环境不说乌烟瘴气,没从前那么“钟灵毓秀”,它们确实要承担一部分责任。

51条热搜里,在“不用心做号”影响微博环境方面,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排名第15的“新娘潭瀑布”。

信息真实

一条微博,或者说一则信息,最重要的衡量标准是什么?真实。

在信息传递的过程中,难免“三人成虎”。现实里尚且如此,何况根本无需“耳听眼见”条件的网络世界。

停滞的热搜榜里,排名第15的微博热搜,是“新娘潭瀑布”。点开这个标签,我们会发现一张风景照。一座瀑布自然下落出数条水流,留下的路线,仿佛一位身穿婚纱的新娘。难免让人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在这条话题上,排名热门第一的博主,给网友们介绍,图中瀑布是位于香港大埔的新娘潭瀑布,并讲了个美轮美奂的故事。关于一段凄美的爱情,一个命途多舛的新娘子,以及并不少见的感动上苍桥段。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可问题在于,虽然博主和转评的其他博主,都把故事讲得活灵活现。但图里的景点,不是香港大埔的景点“新娘潭”,而是南美洲国家秘鲁的城市,卡哈马卡。

所以,如果不是这位香港大浦的新娘,老家是秘鲁,当年被轿夫抬着横渡了太平洋,那这件事就只有一个答案。大量博主不经任何真实性的查证,就直接发/转博。

我想,至少他们还有一点可取,还知道去编个故事,把这张穿着西式婚纱的“新娘”本地化。不过,我的想法是错的,这个故事是香港新娘潭瀑布的民间传说,他们所做的只是搜索到结果,然后复制加粘贴。

这是十分明显的事实性错误。

这种行为很难简单形容。你说他们营销不动脑,他们不仅会百度搜索相关信息,还会做简单的短视频,方便网友观看。只是博文和短视频里的配文说明,都指明了是香港新娘潭,但配图和视频素材,却都是秘鲁的新娘潭,有“缝合”那味儿了。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辟谣同样是“热点”

换个角度想,这个新娘潭到底是秘鲁的,还是香港的。对微博用户在一分钟之内,读完文字,看完配图,产生一些感动,并没有丝毫影响。只是,如果连热搜的信息,连带V博主的转发内容,还得用户自己去核实一遍,微博信息的真实性是否值得我们去质疑呢?

事实上,这些年来,微博消息的真实性越来越容易被质疑。不需往前翻多少页,半个月前,就有个十分戏剧的例子。

想象一个场景。在某小学的操场上,有个小女孩被无良教师体罚,跑操场10圈。女孩自小患有哮喘,根本无法进行剧烈运动。但屈服于老师的威权,小小的身影只能顶着日晒,在仿佛永远看不到头的跑道上,迈着沉重的步子一圈圈循环。

放学后,女孩回到家长的车上。细心的妈妈发现了一些不对,初冬时候,女孩的秋衣秋裤竟然全都湿透。妈妈询问孩子为什么,孩子一声不吭,竟然开始呕血,蓝白相间的校服变得满是殷红。后来妈妈才知道,这一切的原因,竟然只是无良老师,嫌弃从前她塞的“照顾红包”不够大。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2020年5月31日,微博ID“小岛里的大海”发长文举报自己女儿的班主任。她绘声绘色地讲述了班主任体罚女儿至吐血、暗中索要高额红包、凌晨殴打女儿以及女儿因体罚产生后遗症,断送学琴生涯等“事实”,并明确提供了学校名称和班主任姓名。

一天之内,这条微博获得了140万个点赞、17万条评论和70万条转发,登上微博热搜,被各种自媒体号转载,也在除了微博以外的网站,获得网友们的关注。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面对如此无良的教师,如此可怜的孩子,如此维权无门,只能在微博求助的家长,网友们自然是义愤填膺。评论区会出现些什么内容,我们不难猜到。

很快,警方联系到这位家长,开始调查事件中的无良教师。一切本该顺着“无奈家长网络发声泣血泪为女讨公道,天下网友仗义相助齐人心惩恶还天理”发展,来到皆大欢喜的结局。

但警方调查过后,事件真相发生了反转。

此前虽也有网友质疑,但质疑声并不让人信服,毕竟,一个“你怎么这么阴阳怪气”,就可以压倒有过理性思考的质疑。而警方调查的结果,让那些沉溺于正义感、阴谋论或其他乱七八糟猜想的网友,有所清醒。

根据微博号“广州白云公安”在6月1日的通报,家长刘某(微博:小岛里的大海)在微博平台所说的内容,纯属子虚乌有。

让人触目惊心的呕血校服是化妆品伪造,女儿也没有被后遗症影响艺术生涯。就连所谓的体罚,在录像证据中,也只是让女孩和其他几名同学,一起绕操场10圈。操场每圈200米,几个孩子用半小时走完,压根够不上“体罚”的程度。

为达成让学校开除该班主任,并成功索赔的目的。刘某故意编造虚假信息,通过注册小号的方式,伪装为其他“知情家长”身份恶意散播谣言,公布班主任私人号码。同时,还聘请网络推手进行炒作,扩大事件传播范围,获取更多关注。警方已立案侦查,将依法对刘某采取刑事拘留等强制措施。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虽然这样的事只是特例,但确实反映出了一些问题。比如人们习惯于直接接受信息,发出反馈,而不是在反馈之前,先给自己热腾腾的“共情”,乘上会儿凉。

当然,微博也不是只有假消息,否则它早就倒闭了。相比较特例的“假”消息,微博上的真实信息同样不少。它也确实在某些时期,履行了中国最大社交网络平台,应当履行的责任,做到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帮助人们交流信息。

2020年1月23日,由于新冠疫情的全面爆发,湖北省武汉市正式宣布封城。因为信息传递的实时性,微博在这个特殊时期,成为全国人民第一时间了解疫情消息的通道。但更重要的是,它成为了一部分武汉人,发布援助信息的渠道。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武汉疫情年初最困难的一页,已经被揭了过去,所以我们能看得比较清楚。在这次网络救援中,有病人在话题“肺炎患者救助”上发布信息,有志愿者自发整理求助信息,有人在微博及时更新医院床位信息,有人不断造谣传谣,也有人坚持辟谣。

在重大灾难的面前,悲剧的发生在所难免。

2020年2月5日凌晨1时,微博ID“老苏8811”发布了一条微博“你好”。2小时后,这个账号发布了一篇长文《武汉疫情患者求助》。文章首先进行自我介绍,博主是一位77岁的退休老教师。女儿因为疫情期间医疗资源紧张,已经在家中去世。在家照顾女儿期间,他和妻子双肺感染,外孙女单肺感染。已经走投无路的他,只求保住自己13岁的外孙女。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刚刚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又可能即将面临丧妻之痛,自己的性命也没有保障,却只求天下人帮帮自己的孙女。这条求助微博因为过于沉重,迅速在微博发酵。很快,二位老人和孙女得到了医疗资源。只是,在微博发出半月后,老人还是救治无效去世。

聊这条微博的用意很简单,我们得认识到,微博不只会被用来敛财。它也确实承担起了一部分社会责任,虽然老人去世了。但至少,网友的善意确实帮助到了他和家人,获取了珍贵的医疗资源,有了救治的一线希望。很明显,在这件事中,微博的作用当然属于“有比没有好”。

微博不只有生财之道、假消息和明星八卦,决定内容的始终是人。归根结底,微博只是一个工具,它是今天互联网时代,网络媒体最大的聚集地。人人都可以发微博,人人都能够成为信息源,这扩张了言论自由的边界,但也仅此而已。

工具终究掌握在人的手中,所以,它当然可以被控制。

可控与不可控

51条热搜中,有这样一条,反映的,是个关于房价的社会问题“深圳学区房隔一条街单价差8万”。这条热搜在热搜榜排名第42,显示的搜索量是14万5千。但当我们点进去,却被提示“抱歉,未找到#深圳学区房隔一条街单价差8万#相关结果”。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热搜榜上的每一个热搜,都可以通过点击,跳转到另一个页面。通常来说,跳转的结果是个话题页。这里直接显示带有话题标签的空白框体。用户可以直接输入内容,发出微博参与话题。如果没有直接进入话题页面,跳转后的新页面,也会在右侧提供相关话题页的跳转链接。这点,是每个热搜都不例外的,唯独这条是空白。

去掉搜索框里前后缀的“#”号后,我们终于可以看到该话题的相关报道。但很显然,它已经从一个上了热搜的“话题”,降温成了搜索内容所需的“关键字”。虽然不知为什么,这个“热搜”突然“凉了”,但因为所有热搜都“暂停”了,即使是个“凉搜”,它也得继续在热搜榜上杵着。

很是尴尬。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我们不去讨论这事儿动了谁谁的蛋糕,只需要认识到,微博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可控的。大部分时候,我们看到的信息,是经过二次、三次加工之后的产物。你看到一条现实草根奋斗故事,以为主题是“苦心人天不负”,但很可能就是幕后团队精心炒作的结果。这和游戏制作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得盯着受众的心理下手,只不过一方在明,一方在暗。

当然,这工具同样具有两面性。谁都能使用,就是它的不可控。

2018年5月24日,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质疑艺人范冰冰获“国家精神造就者奖”。随着事件发酵,崔永元在微博发文,爆出演艺圈逃税手法“阴阳合同”的内幕。虽说这件事本身,未必多么“大义凛然”,其中夹杂着私人恩怨。但就结果论,确实造成了正面影响。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演艺圈“阴阳合同”的曝光,引发了网友们的不满。6月3日,国税总局下令彻查“阴阳合同”的问题;6月27日,中宣部、文旅部、国税局、广电总局等联合印发《通知》,明确要求加强对影视行业偷漏税的治理;10月3日,新华社发布出“范冰冰事件”的调查结果——因为严重的偷税漏税,税务部门向其发出了高达8.9亿的巨额罚单。

在“阴阳合同”的背后,我们看到了一个更加“强大”的微博。它的“优点”是没有门槛,人人都能“说”。“缺点”则是几乎没有挽留余地,一旦话“说”出口,互联网从不遗忘。

如果说“范冰冰事件”是个例,是发话者崔永元身为公众人物自带聚光灯,才能行之有效。那么,微博上也确实出现过,没有聚光灯的人,互相聚拢起点点星光,驱散黑暗的故事。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2013年12月14日,女大学生“小娟”注册微博账号“女大学生实名举报警察索贿”,曝光所在地派出所民警李汉臣向自己索要贿赂。“小娟”条理清晰的事件说明,再加上一段约14分钟的录音证据,一天过去后,这条获得400条转发的微博,得到了当地市公安局官博的回复。12月17日,涉事民警李汉臣被当地县政府辞退。

像“小娟”这样,懂得录音存证,@大V增加曝光,熟稔微博平台规则的用户,虽说只是少数,但不至于成为“个例”。而从“小娟”的网上曝光,到事件获得众多网友,甚至当地公安局的关注,只花了一天不到。即使到最后涉事民警被辞退,共计也才不到4天。微博基于互联网的时效性,得到了超常发挥。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不难发现,微博的部分特质,暗合了民主参与理论的主要观点。任何民众个人和弱小群体都有知晓权、传播权、对媒介的接近和使用权、接受媒介服务的权利;媒介应主要为受众而不是媒介组织、职业宣传家或广告赞助人而存在;社会各群体、组织、社区都应该拥有自己的媒介;与大规模、单向的、垄断性的巨大媒介相比,小规模的、双向的、参与性的媒介更合乎社会理想。

当然,这并非百利而无一害,甚至只能勉强“够”上功过相抵。在个体成为媒介,发言的同时,无数的假消息和谣言,也在这片互联网农地上散播。用户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擦亮自己的眼睛,在反馈情感前,让理智先从水里出来透个气。

结语

讨论微博,更多时候,是在讨论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之间的差异。互联网的发展改变了太多东西,可唯一不变的,始终是人本身的复杂。

微博只是工具,人才是工具的主人。通过这个工具,有人登顶,坐拥数十万粉丝名利双收;有人跌落,成了互联网上的“过街老鼠”;有人帮助他人,走在钢索上腰包渐鼓;有人同样帮助他人,却情真意切不求回报。

它像个极小的社会缩影,五花八门又鱼龙混杂。不像家庭或学校,在不同年龄阶段,给人提供不同程度的保护。它只是公平地将内容呈现出来,对所有用户一视同仁。

即使热搜被恢复,在近年同类信息流产品,以及短视频平台的冲击下,微博的日子仍然不好过。历史数据显示,微博的股价在2018年2月到达峰值142,总市值超316亿美元,而现在的股价却长期在30~40徘徊,市值缩水将近3/4。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在2018年1月,微博股价到达峰值前,国家网信办针对微博上的“持续传播炒作导向错误”、色情内容和民族歧视等问题,约谈了一次微博负责人,责令整改。于是,在2018年1月27日21时至2月3日21时,微博下线了热搜榜和话题榜等多个板块。

有自媒体人在那次热搜下线期间,这样评价此次整改“我们拭目以待”。

显然,今年再次被责令整改,被“暂停”的热搜榜,没有满足他“拭目以待”的期望。

停滞的热搜榜,是微博社会问题的缩影

在热搜暂停的那段时间,我联系上了一家“卖热搜”公司的工作人员,和他聊了聊业务的未来。他告诉我“暂时不清楚,以后能不能做都不一定”。

热搜恢复后的几天,我再次联系上了他。他告诉我“最近管得严,所以只接热搜排名30~50的业务”,但总体上“还是差不多”,等“风头过了就好”。

0
玩家评论
参与人 0,评论数 0
打开3DM APP,查看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