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大木大木大

时间:2020-05-21

支持开源。

Frank Jewell杵着下巴想了许久,想他和朋友们在《泰拉瑞亚》收获的感动,想那些期待着《泰拉瑞亚:来世》的日子,想“来世”取消之后,出现在伙伴们脸上的,几乎相同的失落。然后他握住了鼠标,把光标移动到“申请”按钮上,点了下去。

10万玩家的请愿,能复活《泰拉瑞亚:来世》吗?

天南海北的《泰拉瑞亚》玩家们,开始奔走相告。关于《泰拉瑞亚:来世》“复活”的消息,点燃了他们曾经熄灭的希望。“管他呢,有比没有好”有人这样说。

这次“复活”请愿发生在外网change.org,一个以“公益请愿”为主题,以“众筹”形式实现的网站。不过网站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泰拉瑞亚:来世》。

10万玩家的请愿,能复活《泰拉瑞亚:来世》吗?

在B站,有人自发制作视频宣传这次请愿

早在2015年左右,像素风沙盒神作《泰拉瑞亚》就放出了消息,一款画面更精致,玩法更多元,内容更丰富的续作,已在开发中。这款名为“Terraria: Otherworld”的游戏,被翻译成《泰拉瑞亚:来世》,牵动着无数《泰拉瑞亚》粉丝的心。

不过,他们的心没跳多久。

随着接连不断的跳票,再加上开发中途又更换了制作团队,2018年4月14号,开发商Re-Logic宣布“来世”被正式取消,原因是“无法满足自身预期”。

10万玩家的请愿,能复活《泰拉瑞亚:来世》吗?

玩家们开始悲伤,有人说“这下真的只能来世见了”,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这样说。毕竟,被开发商正式取消的作品,确实是“盖了棺材板,还钉上两颗钉”,凉透了。

在“来世”被正式取消开发2年后,2020年5月11日,Re-Logic总经理Andrew Spinks在关于一次有关《泰拉瑞亚》的讨论中表示,如果有100000个玩家的签名,再加上15美元,他会公开《泰拉瑞亚:来世》的源码。

于是就有了开头我们看到的那次请愿。

10万玩家的请愿,能复活《泰拉瑞亚:来世》吗?

在Andrew Spinks做出请愿成功即开源“来世”的决定后。最先可以确定的是,“来世”的墓里已经被灌满了水泥,它将永远不会通过官方途径翻身。但似乎,一旦这次请愿成功,“来世”已开发内容被正式开源,也许民间高手们,可以让“来世”成功“借尸还魂”。

但我们都知道,“借尸还魂”是很危险的。

放在神怪故事里,借尸还魂的危险在于“出窍”。大家都知道,元神出窍之后,肉身没有了自保能力,这点已经十分危险。而在有的故事,元神出窍后,只要没在七天之内返回肉身,就再也无法返回肉体,成为孤魂野鬼。

从某种程度上,这个说法是可“考”的,八仙里的铁拐李,就是一位叫李玄的修道人,因为元神出窍,没有及时返回,只能借尸还魂的经典案例。

10万玩家的请愿,能复活《泰拉瑞亚:来世》吗?

而在《泰拉瑞亚:来世》的“借尸还魂”中,我判断出了两个消息,一好一坏。

照例先听坏消息。坏消息是,数字时代,源码意味着一款程序从开发到封包的全部内容。一旦源码泄露,那么,外挂、私服和山寨等数不尽的问题,都会如潮水般涌现。开发团队会像一只徒劳的毛毛虫,在蚁群的围攻中无力反击,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可好消息是,坏消息不适用于《泰拉瑞亚:来世》。毕竟,这是一款已经被官方“钦定”的“deadgame”,已经没可能挽回开发期间的投入的损失,不如干脆点公开源码,再不济能赚点口碑什么的。若是遇到了万一中的万一,有玩家自发根据公开的源代码,制作出一些有趣的mod,还能反哺《泰拉瑞亚》。

在一阵妄想后,我们回归现实,不是所有的“deadgame”都会公开源代码。同理,不是所有如日中天的游戏,都拥有绝对安全的源码。举个例子,《传奇》。

10万玩家的请愿,能复活《泰拉瑞亚:来世》吗?

在网络游戏刚萌芽的年代,《传奇》对玩家们有极大影响力。2001年的陈天桥花30万美元买下《传奇》中国独家代理权,两年后,盛大的净利润已经到达了2.73亿。

如日中天的《传奇》在2002年,就遭遇了源码泄露,私服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因为无法有效管控,游戏难以健康运营。盛大干脆给出部分权限,让原先名不正言不顺的私服运营者,可以通过付费以“个性化运营”模式走上台面。

10万玩家的请愿,能复活《泰拉瑞亚:来世》吗?

今天,围绕“传奇私服”已经形成了一条条成熟的产业链。2019年底,盛趣游戏甚至提出了“传奇IP共享经济模式”,号召“大家一起发财”。赚的盆满钵满的各种“XX传奇”,和当年的《传奇》开发者韩国娱美德公司,自然再没有太多关系。

V社的当家花旦,“半衰期”系列也曾经遭遇过源码泄露。2003年9月,《半衰期2》发售之初,Valve内部网络被黑客入侵。入侵成功的黑客,将《半衰期2》的部分核心代码以及一些地图、材质文件在网络公开,据说导致V社损失2.5亿美元。

10万玩家的请愿,能复活《泰拉瑞亚:来世》吗?

这位名为Axel Gembe的德国黑客,因为Valve的假意和解中了计,在机场被本国警方正式逮捕。那时的少年黑客,还没有认识到自己做的事,会对一款尚未发行的游戏造成多大影响。不过,他已经尝到了恶果,为期两年于警方监督下的的缓刑。

多年以后,Axel Gembe在媒体的采访中表示,他并不是那个把《半衰期2》信息泄露的人。当年他只是把获得的信息,发给了一位坚称不会泄露的网友。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不会再这样做。他一直很抱歉自己对《半衰期2》造成的影响,而如果有机会再和Gabe Newell对话,Axel Gembe会向他道歉,并告诉他“你是我最喜欢的开发者,我会一直买你的游戏”。

10万玩家的请愿,能复活《泰拉瑞亚:来世》吗?

但凡事总有例外,虽然源码泄露的影响这么大,可有些游戏,却主动拥抱了开源。

约翰·卡马克,Id Software的创始人之一,“德军总部3D”和“毁灭战士”的核心制作者,就是开源理念的忠实拥护者。1995年,他放出了《德军总部3D》的源代码,1996年放出《雷神之锤》源代码,1997年放出《毁灭战士》源代码,《雷神之锤2》,《雷神之锤3》……直到2013年退出Id Software前,他都秉持着开源理念,在2011年放出了《毁灭战士3》的源码。

10万玩家的请愿,能复活《泰拉瑞亚:来世》吗?

回过头去看历史,比参与其中,更容易一览无遗。约翰·卡马克对开源精神的推崇,在游戏界产生了更多影响。他开放授权的Quake游戏引擎,直接诞生了“半衰期”和“荣耀勋章”这些系列,推动了90年代FPS游戏的整体进步。

在互联网发展的早期,开源能够提高行业整体技术水平。不过,像约翰·卡马克这样,坚持开源理念的游戏制作人,一直都很稀缺。资金雄厚,能够自研引擎的大厂,商业运作越发娴熟,不可能去“吃力不讨好”。而授权引擎,则有“虚幻”和“Unity”已经成熟商业化,自然再无所谓“开源”。

10万玩家的请愿,能复活《泰拉瑞亚:来世》吗?

让Epic盆满钵满的虚幻4

《泰拉瑞亚:来世》的开源请愿,只是极为罕见的一个特例。事实上,即使change.org上真的收集到十万个请求,“来世”开源,对玩家来说,也可能只是多了次体验机会。希冀着真的有民间高手团队,义务地制作“来世”,虽然美好却不现实。毕竟制作游戏和制作mod,有本质上工作量的区别。

2020年5月16日,《泰拉瑞亚》迎来了久违的大版本更新。这次1.4版本名为“旅途的终点”,难免让人有些感伤,怀疑这是否是《泰拉瑞亚》的最后一次更新。不过仔细想想,这毕竟是一款2011年上线的游戏,9年长跑已然不易。

10万玩家的请愿,能复活《泰拉瑞亚:来世》吗?

版本更新当天,《泰拉瑞亚》罕见地上了Steam“根据玩家人数排名的最热门游戏”榜。在这次落日的余晖中,349807名玩家聚集在泰拉世界中,见证旅途的终点。此时的change.org上,只有不到35000名的网友支持了请愿,这已经是发出请愿一周后的成绩。

10万玩家的请愿,能复活《泰拉瑞亚:来世》吗?

看起来,在旅途的终点,并没有多少人关注,《泰拉瑞亚:来世》能否开源。

0
玩家评论
参与人 0,评论数 0
打开3DM 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