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雀

时间:2019-08-16

2019年8月9号凌晨2点01分,《魔兽世界:怀旧服》压力测试服正式开启

因为担心会排队,所以提前开始刷新服务器界面,如果能尽早进去还可以吹逼自己是第一个进入艾泽拉斯的人,在双开刷了15分钟后凌晨2点01分压力测试服正式开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PVP服务器维希度斯。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维希度斯,安其拉老五”

角色名不支持中文的小问题让最早进入艾泽拉斯的玩家们只能顶着一个英文ID,但这并不妨碍这些明早还要上班的玩家在半夜2点用白字狂刷欢迎,不知道刷什么的干脆扣一行1,也有人激动的拍打着空格键,毕竟艾泽拉斯的地板烫脚,没有空格不会玩,还有人刚开服就无聊的刷“MC开荒1=39”,那可是满级才能打的40人副本熔火之心。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杀猪大队和牛头人会聊些什么

宣泄出压抑多年的“乡愁”后冒险者们终于露出了贪婪的本性,一时间整个试炼谷人比猪多,放眼望去看不到一只活猪,法师都放弃了搓条转而用匕首抢怪,猎爹是最容易捞到便宜的,抢不到怪的玩家只好无奈地进入“本地防务”频道开始聊天吹水,聊天内容鲜有吐槽不能用中文名的,大多围绕如何效率杀猪展开,也有人觉得共享小怪机制挺不错的,引人注目的还有一位高喊着情怀的兄弟,他第一个跑出试炼谷直奔奥格瑞玛,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他。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这次《魔兽世界:怀旧服》的第一感觉很难让你察觉到他是一个有着15年历史的游戏,因为采用了当前版本的设置界面调配起来非常舒服而且画质也有了显著提升,砍怪依然是60级的手感,在练级难度上其实并没有记忆中的那么“硬核”,有丧钟镇的盗贼朋友1级就打过了5级蜘蛛,前期不作死几乎不存在被野怪杀死的风险,让很多玩家的一血得已保留,虽然开服不久试炼谷就出现了一具人类的尸体,但在浩浩荡荡的杀猪大队面前显得微不足道。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兄弟,我一直想问你是怎么来的”

在测试服开启4个小时之后玩家的进度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快慢区别,进度快的玩家已经在争夺第一个副本的首杀,进度慢的玩家一边挣扎在森金村的海岸一边在频道中聊天打诨,频道里的话题在这时丰富起来,讨论人数最多的还是野外PK哪家强这个万年热门话题,因为这时大部分玩家可以回味一下当年英姿,还能顺手捞一捞云玩家,起手黑风萨武器战顺带踩一脚猎人的往往是被重点排查对象,从TBC开始打魔兽的朋友也发现连水元素在过去都不存在。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

几个小时后角色名称BUG被修复让第一批英文ID沦为小众,随着一些带着“年代感”的中文ID加入聊天频道也终于有人聊到了月卡。

月卡制度刚开无数“老玩家”表示月卡毁灭了休闲党最后一点乐趣,让他们不再想要回到艾泽拉斯,虽然这次测试只有8月9号的24个小时,离27号开服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但部分在月卡推行时选择AFK的老玩家也加入了本次测试,被人调侃时他们解释道:现在有经济实力了,不在乎这张月卡,就当为了情怀花的。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对比联盟井然有序的排队做任务,部落这边点慢的话刀还没拔出来怪就死了”

除了与魔兽相关的话题之外,聊天频道里还有很多打广告的人,内容包括体育彩票,旅游以及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有一位为某旅游网站打广告的朋友从丧钟镇一路跑到了杜隆塔尔,当看到聊天频道里的盛况后他说亡灵那边的话题又黄又暴,兽人这边果然在讨论谁强谁弱,引得了频道里玩家的一片欢声笑语,问道牛头人那边在讨论什么时他说下一站就去血蹄村。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那位老哥的截图找不到了,放一张体彩的吧”

兽人在讨论强弱,亡灵在讨论黄暴,牛头人会讨论什么?一路玩过来的玩家心里已经有一个方向,这让提问更像是在求证,不过当下可以肯定的是那群在森金村海边的朋友们肯定在讨论抓螃蟹打龙虾,一些玩家甚至怀疑是不是有BUG不刷怪,做完任务远渡归来的老玩家也没有告诉海边的兄弟刷新点其实在不远的前方,聊天频道里一位玩家在这个任务上足足用了3个小时,让人不禁感叹一句有官方插件真的挺好。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计划中的兽人大战和意料外的延误

从试炼谷到剃刀岭,卡利姆多还没有经历大灾变,加尔鲁什也没有上位大酋长,雷霆蜥蜴依然在山谷中游荡,怒水河安静的流淌在贫瘠之地和杜隆塔尔之间。时间留下的创伤在河水中被抚平,情感的系带也得以在长河中延续,对于联盟而言那是蓝白色的暴风城,对于部落而言则是这座红色的奥格瑞玛。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从杜隆塔尔到贫瘠之地,这次的测试服封顶15级让十字路口成为了部落玩家的集结地,这里的聊天频道也最为热闹,怀念过去,插旗,组队下本,还有免费提供吃喝的法师和刷着“1=39”的无聊人士,到了六点钟的饭点时所有玩家的话题才重新有了焦点——主播黑欢喜聚集了7个团的玩家从闪金镇浩浩荡荡的杀向了十字路口,还有很多是1级小号。

在消息传出后部落方面很快开始组织人手应对,地图交界处可以看到无数玩家奔赴前线参加《魔兽世界:怀旧服》的第一次大战,一个团里满级的不到10个人,还有很多玩家在问:我该怎么开PVP。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时间在贫瘠之地的烈阳下蒸发的异常缓慢,六点半时联盟在跑丢了一个团的情况下到达了十字路口的大树旁,部落则在营地外严阵以待,当双方集结完毕后开始互相靠拢,眼看大战一触即发所有人热血沸腾,结果尴尬的事发生了——玩家们并不在同一个位面。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由于位面系统的存在会让玩家在相同服务器的同一张地图内看不见对方,此时的聊天频道怨声载道并最终爆发了开服以来最大的一次民怨,虽然理性的声音终于发出:有玩家解释道这是目前的分线系统,会在怀旧服的第二阶段移除。但这个解释显然无法让那些花光积蓄奔赴千里而来的玩家满意,但是对于这样一场即便在当前版本也见不到几次的大战玩家们自然不会死心,世界频道的风向很快从组织人手变为了寻找联盟。

晚上七点半,经过半个小时的寻找,双方玩家终于在两位主播的位面中见面,《魔兽世界:怀旧服》的第一次大战爆发,团战必有输赢最后却打了“全新服务器”的脸。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在CJ的采访中《魔兽世界》制作人John Hight信誓旦旦的表示使用了更新后的服务器代码,原本一个地区可以容纳三千人,而现在则能够超过一万。前车之鉴是美服测试结束时百人大战非常流畅,但是在这次压力测试中服务器却没有顶住国服特色。

部落和联盟共计300到400人直接参与了战斗,PVP也在60级基础上引入了优化后的“控制递减”机制,但比美服多出数倍的参战人数还是让团战进入了“键盘敲碎,画面脑补”的阶段,随着服务器逐渐恢复正常,战斗方式也从大团混战变为了游击战,在把最后一个联盟赶上船之后部落终于在晚上七点半赢得了这场防守战的胜利。

作为一个完整的攻防回合,他们将在一个小时后进攻闪金镇。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第二次兽人大战和意料之外的结局

联盟集结的速度很快,部落方面显然慢了很多。

八点时聊天频道还在讨论如何去闪金镇的问题,不过这次不再是散人组团,而是以工会团的形式出发,有些勇士打算从联盟的进攻路线原路返回,但是在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之后得出了结论:计划不可行,荆棘谷根本跑不过去。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看到这一幕笑出了声”

在八点半时大部分部落甚至没有集结完毕,又是一番激烈讨论聊天频道最终敲定的方案是:做飞艇到荆棘谷的格罗姆高地,之后沿外海游泳前往西部荒野,不仅省时而且安全。于是这次由部落派出的远征军在八点半才正式出发,并在九点抵达了西部荒野,这条被开辟出的路线在后几天同样火爆,每天都有无数玩家来往于西部荒野和十字路口之间。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几个自愿当路标跳舞的兄弟”

九点二十,只属于《魔兽世界:经典旧世》的场面终于出现了:玩家在开放式地图中齐头进军。在70级的时候《魔兽世界》开放了飞行,这种大团在地面推进的场面几乎消失,后续版本又加入了位面,让大团都非常少见,直到怀旧服开启这个记忆中的最经典场面才再次出现,那些询问如何开启PVP的玩家也顶在队伍前面参与了这场远征,喊着奇奇怪怪的口号,一路拍着空格,从西部荒野的北部直逼艾尔文森林边界,由主播狂人与风带领的春游大军最终驻扎在了西泉要塞的河畔。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很壮观的春游”

西泉要塞位于闪金镇的西边,犹如桥头堡一般屹立在了西部荒野和艾尔文森林的交界处,之所以停在这里是因为大团需要重新集结,但很快就有联盟的小团过来牵制,冲突的规模迅速扩大最终爆发了第二次兽人大战,由于战争发生在西泉要塞,离人类的出生点北郡非常近又比邻闪金镇,所以这场战斗的参与人数是最多的。

冲突规模迅速膨胀让还没有组满的团也必须要奔赴战场,否则将错过这场反击战,正在战局胶着时一次忽然的卡顿让战斗戛然而止,两边的直播间里都是一阵沉默——九点半时服务器发生宕机,全服掉线。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重连服务器的排队人数夸张到5000多人,西泉之战无法继续。

在这场攻防战中双方玩家最高只有15级却横渡了整个艾泽拉斯,遇到的怪物只需一只就能引发团灭,但这群人不在乎战果无所谓过程,只为和对方见面,即便是团战爆发也只能看幻灯片,但语音聊天中却有不少人高呼“这才是魔兽世界!”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不止于服务器宕机,本次测试的时间延长到了9月13号,玩家可以创建怀旧服角色的日子,这个消息让夜半时刻在聊天频道高呼再见的朋友们显得有些尴尬,第一天的测试在一片有些尴尬,不舍和激动告别声中落下帷幕,再见的时间从27号提前到了明天。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双方的进军路线,联盟的显然要危险许多”

周末突如其来的免费DLC

第二天的测试服依然建在,许多关于测试服的谣言已经流出,比如海边抢不到怪在不少交流群中就变成“测试服有BUG不会刷怪”等等,玩家们的日常活动除了“友好访问”之外又多了其他方式,比如之前来不及打的副本终于有时间攻略了。

聊天频道中组队开荒的话题多了起来,部落这边在打哀嚎洞穴和怒焰裂谷,联盟的玩家执着于死亡矿井,影牙城堡因为附近没有什么玩家聚集地所以很少有人光顾,但也有玩家敢于冲向敌对阵营的副本,这些副本的首杀不知花落谁家,那些从第一天开始就喊着1=39的也不知道进副本了没有。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副本是《魔兽世界》变化非常大的一个地方,在过去的机制中坦克仇恨建立很慢,如果按照如今的打法经常会出现拉不住怪的情况,可以看作是当年的游戏机制不健全,但实际玩起来以前副本的战斗变化更多更加刺激,这次怀旧服则重新调整了怪物的仇恨链机制,改为了群体仇恨链,又让战斗有了新的体验。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小提示:乱敲空格会发生ADD”

在怀旧服中的聊天频道中几乎看不到挂人的事情发生,而且大部分玩家去打PVE让交易频道变得火爆,不仅是副本装,还有很多玩家在卖野外掉落的装备以及制作的包包,如果有哪只远征军打算奔赴敌方阵营大部分玩家还会打出免费赠送的字样。

前期玩家的手头没什么钱,装备交易大多是免费或者以物换物,很少有金币交易,如果坚持金币支付的话卖家会说看着随便给点,廉价的市场加上《魔兽世界》在满级之后会将任务奖励的经验换成大量金钱,让无数玩家屯起了小金库,部分玩家以1元每金的价格贩卖手中的金币来换取现实回报,卖金的也出现了。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谈起卖金工作室大部分玩家的态度就有些难以形容,经常和他们相提并论的是代练工作室,卖金和代练是当时被讨论最多的话题,但和当下不同,怀旧服的部分玩家对工作室更多的是一种宽容的态度,如果没有卖金的刷金币多麻烦,如果没有代练不是没时间玩游戏,如果没有玩家需要,工作室又怎么会如此火爆。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顺带逛了一圈旧布瑞尔和幽暗城”

第二天和第三天的测试服回归正轨,满级的玩家组织着屠城团,没找到团队的玩家聚集在一起插旗磨练技术。聊天频道和当下的《魔兽世界》接轨,讨论的话题非常具有综合性,交易频道时不时会为工作室的问题分成两派,本地防务接过了世界频道的重任承载着绝大多数的话题,还有不少老人耐心地带新人做任务,除了心态和谐不少以外,玩家和现如今的版本并没有太大区别。

时间是残忍的,他总在指尖悄然流过,测试也在一分一秒的逼近尾声。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当然少不了雷霆崖”

你会选择在哪里下线?

曾经有这样一个问题,“如果《魔兽世界》要停服了,你会选择在哪里下线?”那一天的到来似乎遥不可及又好像岌岌可危,所以玩家们的态度调皮又不失严谨,答案也五花八门,但对于参与了最后一天测试的玩家来说这个问题就严肃的摆在他们眼前:你会选择在哪里下线?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魔兽世界》在停服前15分钟会发出黄字警告,游戏世界也会进入黄昏,贫瘠之地褪下金黄的纱衣和夕阳暧昧出了一抹橘色,还有几个部落高喊口号追逐一个联盟,双方移动速度相当,这场追逐是无期的,要用最后的十五分钟来追一个追不到联盟吗?

月色下的的世界频道有些温馨,没有人再去聊游戏内容,反倒开始聊起自己,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同城交友的话题进入了玩家们的视野,关于下线地址的讨论也非常激烈,这是测试服中第二次刷屏狂潮,第一次是在和艾泽拉斯见面的时候。

不过没人互相争论,因为每一个玩家都有自己的选择,走入奥格瑞玛后径直前往了萨尔的房间,去看看这位老酋长,看看这位还活着的酋长,该用最后的10分钟告诉他部落的未来吗?该告诉他加尔鲁什,沃金和希尔瓦娜斯的故事吗?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敬礼告别萨尔以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那位一级高喊情怀跑到奥格瑞玛的玩家,他静坐在大厅前身上背的依然是那把新手斧,此时我才看清了他的ID,原来他之前一直活跃在聊天频道,在最后的5分钟里有一项活动:留下你要去的服务器再下线。他却选择了沉默,问起原因时他说自己没时间再玩了,要和他一起度过最后的5分钟吗?

回到奥格瑞玛门前还有3分钟的时间,跟萨鲁法尔拍了一张合影,最后走向了那片插旗圣地,身为一个战士我怎么也得和法师干上一架,开战前一个巨魔吸引了我,他说自己要回到试炼谷,因为那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我觉得着当然不错,可惜时间来不及了,因为我又看到那位法师在搓变羊。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在最后的1分钟里要如何下线?

看着陪伴了我们15年的虚拟城市,看着身旁真实存在的玩家,才意识到无论去哪里都已经来不及,不想浪费时间去追永远也追不到的联盟,不忍告诉萨尔未来会发生的事情,也不愿陪那位三天5级的玩家驻守情怀,去试炼谷路途太过遥远。

天幕黯淡,人群熙熙攘攘,和玩家们一同背靠主城插旗,除了左下角的倒计时以外一切都像多年前最平常的一天,似乎最后也只能在这个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的地方结束草草旅程,心有遗憾但无以补救。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祝你“O”键常亮

“1=39”,最后的30秒还收到一条这么无聊的好友私聊,倒是想看看谁会把这种无聊的内容在关服前再刷一次。

单击“O键”看谁发来的这条消息时看到的场面令人瞠目,那个已经被移出动作条多年的社交按键终于亮了,在最后10秒收到的一条密语和闪亮的好友列表成为了关服前看到的最后风景。

2019年8月13号,《魔兽世界:怀旧服》压力测试结束,聊天频道也随之关闭,但对于部分玩家而言这才是开始和延续,就像最后10秒看到的那条密语:“祝你O键常亮”,是的,他亮了。

在只有四天的《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们会聊些什么

0
玩家评论
参与人 0,评论数 0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