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M原创

时间:2019-06-30

终归是件好事,不是吗?

就在这个月的二十六日,由人民网主办、金报电子音像出版中心承办的“创新发展 责任同行——2019游戏企业责任论坛”在北京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举行,与会期间人民网起草了《游戏适龄提示草案》,并联合十余家游戏企业发起《游戏适龄提示倡议》。

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

而我们似乎可以从中看到游戏分级的希望,所以这一次,我们想和你聊聊,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

银河正义使者:

当然是好事。

游戏分级这事情从最开始提出来到现在,约莫也有个十几年的光景了,每年都有人提,每年都有人倡导,但总是石沉大海,现在终归是出现了个有鼻子有眼儿的雏形,你说这是不是好事?

虽然目前绝大多数人都对《游戏适龄提示草案》中的内容有点疑问,可看看标题里的“草案”两个字,就觉得未来还是有希望的,肯定不能指望一口气吃成个胖子,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走起来,那就行了。

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

毕竟,前两年我们的人大代表还能说出这种魔幻现实主义的话。

目前看到这份“草案”,就已经觉得很好了,条理清晰的标准总是比“一棒子打死”和“一刀切”要好太多。

木大木大木大:

如果游戏分级这个事儿真的落地,不会是坏事,但是究竟有多好,还要依据实际情况而定。

“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的不良影响”很可能是促成这次讨论的重要原因,在对游戏分级这件事提出意见的各行各业人物中,仍然有一大部分的声音是将未成年人沉迷游戏这种社会现象的成因归类到游戏本身,我很不认同这样的说法,现在,我们先来看一则旧闻。

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

图源网络,侵删

2018年8月30日凌晨,江苏南通海门某小区发生一起坠楼事故,13岁的少年小徐从四楼坠亡,小徐的母亲表示,小徐坠楼前一直在平板电脑上打一种名叫“吃鸡”的网络游戏,为节省时间,在游戏中,玩家都会跳窗而不走门,称“出一点血人又会活过来”。小徐家人坚持认为,几年前他就沉迷电脑游戏,其死因和玩该游戏有直接关系,希望国家重视网络游戏害人的情况。

在我们为文中男孩小徐过早凋零的青春花朵表示惋惜之后,重新正视此事,小徐母亲的观点和曾经“某青年沉迷网络暴力游戏在现实中杀人”新闻导向的观点是否有些相似呢?难道电子游戏真的会蚕食掉玩家的灵魂吗?

对于电子游戏玩家来说,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可是对于那些不玩游戏,年级较大的群体来说,这个答案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国由于教育曾经出现过断层现象,并且总体人口受教育程度普遍低,存在着大量文化、生活水平不高的父母养育下一代人的现象,“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想法存在于每位家长的脑海中,可是当这样的事件屡次发生,错误是否全在游戏上的争论便是愈演愈烈,不同的人当然会产生不同的想法,争论是正常的,可是争论一定要争在了点子上。

诚然,未成年人由于社会经验不足,在自控以及分辨事务的能力确实有很大的欠缺,部分劣质游戏就成功的钻这种漏洞,吸引大批的青少年玩家,用他们这个年龄段无法拒绝的吸引为由诱引这些未成年人进行充值等行动,可归根结底这样的游戏还是部分,市场上确实存在着对孩子成长有正面辅导作用的游戏,可这样的游戏还是太少太少了。

最大的问题不在于那个烧开的水壶有多烫,而是那个水壶被家长放在哪里。

部分电子游戏中存在着裸露、色情、暴力等元素,这些确实不适宜三观尚在发展中的未成年人接触,可是当这些游戏就摆在了唾手可得的地方,谁又能让未成年人不去接触这些游戏,只有一个群体,那就是家长。

父母作为孩子的家长,本应该在孩子的成长中扮演最重要的角色,在孩子教育上必须要做到事无巨细,可在我国乃至世界范围内,部分家长并没有很好地做到这点,而是将全部的责任丢给学校老师又或是更老的祖辈进行隔代教育,如此一来,孩子和父母之间的有效沟通越来越少,甚至有的家长在孩子吵闹不休时主动把手机递给孩子玩游戏,以此满足孩子的需求减少自己的烦恼。

这样的行为并只是少数,而是产生自大部分家长都存在的缺陷——不懂得如何教育孩子。

同样的知识匮乏还出现在对于早期性教育以及心理教育上,这反映出的是比游戏能否分级更大的问题,没有受到健全心理、性启蒙教育的孩子无论未来的学历多么高,他始终会有一部分残缺,这是很难弥补的教育上的残缺,这种残缺最大的根源并不是游戏,恰恰是父母。

所以,与其纠结于游戏分级,究竟怎么分,不如从根源上推广基础心理等知识的启蒙教育,让孩子不会因为没事可做接下父母递过去的手机,而是从心底将电子游戏只看做一种获取娱乐的方式,而非弥补自己在现实中获取不到的情感替代。

电子游戏能否在未来分级也只是为未成年人成长提供一道理论上的防线,毕竟每个时代教育的失败都会有一个原因,武侠小说、香港电影、追星、早恋都是电子游戏的前辈,让我好奇的是,下一个名词,又会是什么?这样的失败又还会持续多久。

头脑风暴:

我觉得游戏分级制度是个双赢的方案,是非常有必要的,不论对社会还是游戏行业都是一件好事。

首先,分级制度起到了安定社会,规范未成年儿童游戏行为的作用。它可以制定出适合未成年人玩的游戏,对他们的身心健康都有益处,让家长也能知道理解什么游戏该玩什么不该玩,在制度的指导下才能更好的教育孩子管住孩子。这是一个好事,也是一个可行的方案,如果我们真的采用分级,各种未成年被游戏“毒害”的事件也能减少发生,家长也不会总把锅甩到游戏开放商或整个游戏行业身上,游戏也不再被扣上“电子海洛因”的帽子。这是我愿意看到的也是希望发生的。

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

其次,游戏分级制度拯救了我国游戏行业。在游戏分级制度的范围内,开发商们终于能展开拳脚进行游戏创作,不会再出现把血肉代替成面包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天朝试和谐,他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做游戏,拉着中国落后的游戏事业向前冲。也可以针对性的制作儿童向的未成年人游戏,在每个领域内按照规章制度有序的进行创造、发展,每个人都走在自己的轨道上共同前进却又互不干涉,这是我想看到的,也是玩家们、家长们所期待的,所以对于游戏分级制度我是十分支持并双手双脚赞成的。

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

海涅:

游戏为什么要分级?

一般普遍的意识形态中,游戏分级是针对诸如“血腥、暴力、情色”等不太正确的内容的管控,用以年龄为主的方式区分出“谁能买,谁不能买”。

但这里就要说明白了,至少明面上我们还称呼其为「游戏分级」,而不是「游戏管控」。那么分级除了快速区分出“谁可以”以外,我认为还应该具备区分出“谁需要”的职能。

毕竟我们不能单向的用分级来作为制约,分级也应该是双向的,互利的,共赢的。它应该具备对谁都有所帮助的属性,而不是一味的限制。所以我希望相关部门的人员能用先进的思考方式去分析市场:一方面筛选玩家的契合度;一方面也让玩家更快的从分级标签中找到自己的需求商品。让分级不止是降低卖方利益,也能做到增加买方效率。

但说起来容易,实行起来着实有点困难,不过我还是希望游戏分级不要一刀切,尽量做到细致化,有科学性的分类,让不同的人群迅速找到自己需要的类别,而不只是看着几个用年龄,身份做区分的标签不知所云,比如“18岁以上,适合学生,适合女性,适合XXX。”难道猛男就不能玩暖暖吗?分级只用来做门槛,不用来做推广就太可惜了。我印象里还是有很多和主流价值观相近,适合各类形形色色不同人群的有趣游戏的。

所以细致化的分级同样需要突出需求性,而不是仅仅只表现出适应性。

当我们能把携带这些标签的游戏在眼前正视,而不是放到一边闭口不谈的时候,行业才会有所好转。只有清晰的认知,才能让民众明白哪些措施是为了保护,哪些措施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在正确的扶持下,国内游戏业不管是大厂也好,小厂也罢,才都能找到自己的土壤茁壮成长。

沼雀:

千呼万唤始出来,如果确定实施的话绝对是一件好事情,至少以后再也不用看到一些无端的和谐了,而且分级带来的好处也不仅于此,这意味着游戏的阶梯化,从市场的角度来考虑这有助于稳定玩家结构,从而以年龄为标准划分玩家群体,再也不用一锅乱炖。

可能在某些限制级游戏中我们遇到的小学生也会变少吧,而且游戏分级也就意味着社会方面不在把游戏完全的当作“网魔”,从好处来讲的话至少可以保证不同年龄阶段的玩家都可以玩到适配的游戏,一方面有助于促进游戏多元化,另一方面有助于扩大游戏在不同年龄层的积极影响。

但是也有一定程度的担忧,比如由谁来做分级,分级的标准以及分级后的诸多影响,因为游戏分级一旦实施关联的也就不仅仅是游戏内容了,还牵扯到了很多因素。但是目前这个事情还没有确定实施,也仅仅在讨论阶段,这些担忧的内容还得留到下一个阶段继续讨论,同电影分级一样,游戏分级从宏观来看是一件好事情,一些微观角度还得等确定实施了再去讨论。

游戏分级关联的另一个话题就是游戏成瘾,在一定程度上能得到一个重视,因为分级之后也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对每个阶段的玩家有更为详尽的管理,给不同年龄段的玩家划分不同的标准,不仅仅是游戏内的标准还包括了相关的一些标准,将原来的市场进行疏导,从而扩大游戏所产生的积极影响,这对于提高游戏的社会影响是有利的。

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

“参考之前的B站青少年模式,唱衰的多半的低年龄层的用户”

游戏分级和电影分级一直是观众,玩家和制作人一直期待的,看到马上要来的游戏分级大家还是比较激动的,但是可能对于某些“熊孩子”来说这意味着他们可能在也玩不到某些游戏,或者游戏将被限制,虽然对于他们来说短期内会很疼,但是从长远角度考虑这对于分级之后成长的玩家有着积极作用。

小黑麦:

“游戏成瘾”问题不止在国内,在世界上来讲亦受到了政府与行业的重视。如今,“游戏分级”的趋势好像在国内已经逐渐地落实了下来。不过“分级”真的可以解决大家所担忧的“成瘾”吗?我们不妨从两个角度来看一下“游戏分级”。

今年早些时候,齐泽克在与彼得森的世纪辩论中曾提到过,西方国家是怎么对难民进行安置的,并得出了一个赢得观众掌声的结论。他是这样说的:“解决此问题的方法,不是让富裕的西方国家接受所有的难民,而是试图改变那些导致大量难民潮的原因。”

我们不难发现,如果将游戏沉迷与难民潮的这个结论进行对比的话,是否可以这样来理解:

“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是让富裕的游戏市场接受游戏分级,而是试图去改变那些导致游戏成瘾的原因。”

所以从反对游戏分级的角度来看,游戏分级只是一种权宜之策,它是用来对游戏划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我们需要从源头控制水源,这样喝到的水才会纯净。那么问题再次回到了沉迷游戏上来,“根本原因是什么?”

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

《游戏适龄草案》

仅凭企业去调节游戏市场的沉迷问题是不够,还需要政策的监督、家长的作为与青少年的自觉。相信这也是国内游戏企业与广大玩家朋友们所共识的。

政策的监督我们不便去评判,家长与青少年的问题还是可以说上几句。

从几年的相关新闻中我们不难看出,当孩子因沉迷与游戏而犯错时,或是人身伤害,或是金钱消费等,家长都毫不由于的将矛头指向游戏,仿佛再说:“看,是游戏害了我的孩子,游戏这个害人的东西。”于是游戏被打上了“害虫”的标签。

不过这种情况让我想到了二战时的希特勒。当希特勒开始计划侵略战争时是这般说道的:看,是犹太人,他们诋毁德国,他们诱拐德国儿童、少女,我们要去制裁他们。

于是侵略战争开始了。

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

我们可以看到,家长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将游戏作为一种侵略条件强行绑在了孩子身上。于是游戏成为了众矢之的,成瘾成为了引起游戏分级这场战争的导火索。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导致反对人士站在“游戏成瘾”这个角度来讨论游戏分级,而不是从改善游戏市场的角度来讲。因为在反对游戏的人士看来,游戏已经被打了“精神鸦片”的标签,游戏爱好者就是在吸食精神鸦片,而游戏工作者是在制造它们。

所以说当我们站在“游戏成瘾”的角度来看的话,游戏分级似乎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游戏分级却可以解放了游戏开发人员的思想,会让游戏产品得到空前的发展与进步。这在欧美日韩等一流游戏市场中可以等到确认。一旦游戏市场发展到一定的阶段与规模后,电子游戏自然会向着良性与健康的轨道运转。只不过在此之前的短时间内,游戏分级对市场以及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保护作用较弱。

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存在即合理,既然五千年的文化孕育了电子游戏,那么它就有积极的一面。所以说我们要辩证的去分析和看待事情,如果游戏分级被确立,对市场和青少年长远有益;如果游戏分级不被确立,游戏成瘾的问题在短时间内仍旧不会改变。不过立与不立,行业、政策、家长、青少年的调控、监督与自觉始终是关键因素。

我们要辩证的去看待事物,只有这样才能得出真正的原因与结果。

水古月:

游戏分级制度其实早在2004年就由隶属共青团的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游戏专业委员会率先提出,并正式公布了一份《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绿色游戏推荐标准草案》。但是因为当时处于家用游戏机禁令推广第四年的敏感时期,再加上一些政策、法律相关方面的问题未能解决,这套制度在提出四个月之后无疾而终。而现在,随着家用游戏机禁令在国内放开,以及游戏自身朝着产业化、商业化的的快速迈进,现在的游戏行业已经不知不觉开始每年为中国带来上千亿的产值。

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

面对这样一个能够持续为中国带来上千亿创收的行业,为其制定一套合理的分级制度在政策上可以有效解决当下游戏行业面临的两大痛点。第一就是为游戏行业正名,摆脱主流舆论认为游戏是“精神毒品”这种在认知根源上的误解。第二就是一套合理、有效的制度可以规范目前鱼龙混杂的行业准则,成为游戏产业得以蓬勃发展的基础和动力。在解决了这两个痛点以后,相信游戏行业作为一个朝阳产业,在未来可以给国家GDP做出更高的贡献。

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

所以面对这样一个产值愈发庞大的行业群体,为其制定一个合理的分级标准也是游戏行业发展到现阶段的一个必然趋势,只是这个趋势到来的时机点在哪里还不得而知。面对当下国内日益庞大的游戏市场,游戏产业的分级如今已经不再是个体的主观诉求,而是一个行业在发展过程中的必然需要。

作为一个游戏行业的从业人员,我肯定是对这个分级制度充满了渴望。因为现在的游戏行业作为国家承认的一个合理、合法的商业内容项,需要这样一个制度来证明自己不是大众眼里的“电子海洛因”或者是“精神毒品”之类的带有偏见性质的看法和误解。而这种误解产生的根源就在于主流大众缺少对于游戏这个新兴行业充分的认识和了解。

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

从网上屡屡爆出的的电子游戏戕害青少年学习、身心健康的新闻可以看到发生在我身上的绝非是个例,中国家长作为当下主流的社会舆论掌控者总是将孩子在成绩或则性格上的不良表现简单粗暴的归结到游戏身上,缺少的则是对于游戏行业的基本了解。而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方案就是在国内推行游戏分级制度,帮助家长这个主流舆论的掌控群体深入的认知游戏这个行业。

店点:

首先对于游戏实施分级制度,我是非常赞同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游戏分级制度的到来对整理目前国内比较混乱游戏市场肯定大有裨益。

而且相比于之前网上所传的一些什么“空有呼吁,没有实际动作”的言论,这次的2019游戏企业责任论坛会议起码还起草了一份《游戏适龄提示草案》,终于将“口头承诺”落实为最基本的“书面承诺”。能迈出这一步,肯定是好的。虽然《游戏适龄提示草案》上的分类细则有些令人捉摸不透,但毕竟是草案,之后还是有不断改进和完善的可能。

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

但是关于游戏适龄和游戏分级什么时候能够得到实施,可就不得而知了。这既需要政府的首肯,也需要群众的配合,还需要游戏公司和一系列游戏相关行业的协力。比如,改变游戏在国人眼中的不良印象;改善游戏的体验,将游戏打造成能传播“正能量”的一大载体。但这并不意味着以后的游戏就只能出现高大上的成分,那这样游戏分级又还有什么意义呢?没有假丑恶的对比,也就难以体现真善美的可贵。游戏作为一个多元素融合的产物,更是如此。 

所以游戏分级和游戏适龄的实施可能是一个漫长且需要不断改良的过程。但作为一名玩家,对于这个游戏规范化的过程,我等的起。

“等待,并心怀希望。”


以上就是原创组的各位编辑们对这次话题的观点,当然,您一定也有属于您自己的看法,我们欢迎您在评论区畅所欲言,分享您的生活。

感谢观看,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假期,我们下周再见。

0
玩家评论
参与人 0,评论数 0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