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令与征服4:泰伯利亚的黄昏》CVG:Joe Kucan访谈

2010-03-29 16:14:42 来源:征服者
0

Ccomputer and Video Games采访了我们的老熟人Joe Kucan,到底是源自1981年的老站,他们没有问Kucan是如何得到Kane这个角色的……

那么,15年过去了……

自打我们相识吗?不不不,你才刚走进房间。我们年纪倒是像相差15年,不过……

……自打C&C诞生,这才是我想说的。在经历这么多年后你对这个终结有何感想?

事实上我现在已经伤心到需要使用大量药物的地步了。事实上我试过用4种不同的方法来自杀。我想上吊——我的妹抖把我的绳子割了,这贱人;我想跳桥——但被一条蹦极绳给拉住了;我把自己的脑袋塞进了炉子里然后打着——但那是个电炉,所以这屁用也没有;于是我想到了枪,但我打偏了——开了三枪一发没中。

我已经忧伤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会说这么多胡话,因为我都开始服用郁乐复了。郁乐复和万艾可一起吃。

所以对于你的问题,我的回答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忧伤与难过。非常感谢这个戳伤口的问题,Andy。药物发挥作用了。

你还拿到个在游戏里出演角色最长的吉尼斯世界记录……

我知道!NB吧?人生目标又钩掉一个,买辆新保时捷、有一群孩子、登上吉尼斯世界记录……多美好。

你对这个时间跨度感到惊讶吗?

那可真是吓了一跳。在做第一款游戏的时候我想也就这一次了吧。《命令与征服》,好像还有个资料片,然后就轮到另一个类似 C&C的游戏。我当时都没意识到我们在创造一个系列。

那时游戏还没怎么开始系列化。像是《霹雳小组》之类的冒险游戏会成系列,但我从来没有想过C&C系列化的问题 ——我可没这种眼光。这是个惊人的想法。

10年前我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增肥300磅。于是我成了个肥胖的无业游民,一头怪兽。当他们回来要我出演 C&C3时发现我体重达到了420磅。他们给我找来了辆吊车,拆了我家的墙,把我扯了出来去做抽脂手术。他们把这些脂肪拿去援助了埃塞俄比亚没饭吃的孩子们,所以C&C3不但挽救了我的事业,让我恢复健康——与美貌,还从饥荒中挽救了一个埃塞俄比亚村庄。

你认为C&C系列的长盛不衰靠的是什么?

我,全靠我,百分百靠我。让我们面对现实吧,这游戏是渣。游戏性就是坨刚出炉的狗屎。事实上没人真正联网玩游戏,他们只是打开游戏,然后一遍又一遍地看我的影片。

这事功劳不在我,不过我认为,作为一个游戏,《命令与征服》真正定义了即时战略。对我而言这就是个流派的开创者。是的,《沙丘2》更早,但《命令与征服》才是真正RTS的鼻祖。

现在我光看着那些孩子们玩游戏就已经觉得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他们的建设策略和战术运用都让人眼花缭乱。而我觉得策略层面本身的复杂度就已经充满乐趣了。

不过我也还是要揽一些功劳;我认为游戏中完全实现的双方十分有意义。我和GDI阵营的铁杆玩家交谈时明白到他们的热爱不仅是出于单位和玩法,很大程度上还是出于GDI的思想主义和故事;当我和Nod玩家交流他们看重的不光是单位和隐形,还有Nod的内涵。我想正是那部分让梦想得以延续。

除开像今天这样的活动,你还有被认出来过吗?

有啊。我老娘仍认得出我是谁,她走进屋子然后说:“啊那不是我的大儿子吗?阿粉,阿面,阿饭,不对……阿粥!”我老爹就不那么经常了——他应该算是半脑瘫。总之有啊,我总是会被认出来的。

囧,那C&C粉丝呢?

我一般用来保证自己会被认得的方法是……好吧我要在几分钟内结束这访谈因为那边一堆人过来了我可要上台抢镜头。

我时不时会被认出来,通常是我在旅游的时候——我在美国不常被认得,偶尔我在牌局里会有对家跑过来说:“等一下,你不就是那个……”然后我会答:“没错啊,总是有人这么问我。那人到底是谁?很多人说我像《命令与征服》里的一个人,他肯定帅呆了。”然后他们会把游戏的整个故事向我复述一遍然后我说“噢是啊,光头佬看上去都一个样。”我的嗓音和游戏里面那把不同所以他们永远不会把我们想到一块去。

我在这里(英国)、德国、法国倒是更常被认出来,我在德国就是天王巨星,一上街必然被围堵,我一到那里简直是奇观;他们会在机场用大堆牌子、海报和18岁比基尼女郎欢迎我,场面震撼。我想在德国每年的5月25日是周裤啃节,那是法定假日。

这次之后你还会继续出演游戏吗?

会呀,我还会演《星际争霸》,你知道《星际争霸》吗?不我是在说笑,那糟透了,这是一个超级烂的笑话,我是绝不可能那么做的因为我立即就会被告翻。

我还会继续出演游戏吗?我是很想。我很想在游戏里多做些配音的工作。我坚定地相信电子游戏是一种全新的故事叙述手法,和电影电视剧差别巨大。

我真的很想,但这也很难,因为我现在这个角色太深入人心了。

你觉得你会被定型吗?

啥?被定型为《凯兰迪亚传奇》里的布兰顿?当然了,《凯兰迪亚传奇》里的布兰顿一直是我甩不掉的影子。

你知道吗?我宁愿被定型,因为工作就是工作,而我喜欢工作,我喜欢为一个项目全情投入,我喜欢在创作过程中肾上腺素跑遍全身的感觉,绝对喜欢。我根本无法想象会去抱怨被定型,因为那就等于说:“噢,人们干嘛老是雇我干活?”

这太荒唐了。就让我定型到死吧,我才不介意。你能想象我出演一名幼儿园教师吗?

我们也没想到过阿诺舒华抽雪茄演教师,但是……

然则他成为了加州州长,所以我也在考虑当当内华达的州长。事实上我想借这个机会宣布我参选内华达州的州长,因为我们的现任州长Jim Gibbons是个脑残。所以我现在正式向Jim你个杂种宣战。

这么多年来,你最喜欢的C&C场景是那个?

Youtube上那些迪斯科伴奏的混音版凯恩演讲——我说真的:那光头真酷,你可以和他翩翩起舞——我会说《命令与征服》最初的一幕而我现在仍然喜欢,那确实酷,然后当凯恩在《泰伯利亚之日》再次现身大喊“凯恩活着!”弹出大荧幕的时候……每当想起我就两眼泪光。

我在拍摄过程中得到很多欢乐。我不知道你们看不看得出来,但我并不总是严肃的【 】,那也是我带进拍摄场的态度。就算作为导演我也试着让事情欢乐起来——我想当大家都打成一片的时候工作才是最有效率的。

所以作为一名导演我有着很幸运的生涯,得到很多乐趣以及与出色演员合作的机会。Nicholas Worth在红警2里饰演苏联总理,他在一年多前去世了。我每天都很怀念他;他是一个好人、好演员,还是科幻世界里的传奇,我们共事十分愉快。

Ray Wise也在红警2里而且太TM棒了,他的演艺事业从此起飞而我应领头功,我想多亏了红警2,他真是了不起。

就算是在《泰伯利亚之日》里,James Earl Jones也对表演缺乏信心,我想我是第一个让他拍绿屏电影的导演。我想是这样,他最初有点束手束脚,但一天下来他的演出实在无敌。

最后……

谢谢上帝,谢谢稣哥!这简直没完了,呃!

关于C&C,你能告诉我们一些没人知道的事情吗?

我们不喜欢承认,但我们一直是在一边出一边编。《命令与征服》的真相就是我们从来都没有一个壮丽、大跨度、能让我们在集与集之间创造出正传历史的剧情设计。我们心知会创造出需要弥补的漏洞,所以我们一直在一边出一边编。宏大、漫长的计划真的不存在,我想这也是让它如此有趣的原因。

我们留下了很多未有答案的问题,玩家们可以自行回顾并脑补。无论任何我挤眉弄眼说出来的“没错,我知道真相”都是在堂而皇之地撒谎。我半点主意也没有,我不知道凯恩是谁、他从哪里来的、他想做什么或者去哪里。我们一直在一边出一边编并让玩家自己去想答案。

但这个别和人说!这是我们俩的秘密,好不?

手游推荐
腾讯网游加速器
辅助工具
腾讯出品的网游加速软件
最终幻想:勇气启示录
角色扮演
最为正统的日式RPG
全民格斗争霸
动作竞技
大型格斗对战手游
末日前线:无限丧尸
策略战争
SLG战争策略手游
分享到:
收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玩家评论
参与人 0,评论数 0
打开3DM APP,查看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